开学好几个孩子说眼睛看不见!滴一滴眼药水,视力从0.1提高到1.0
钱江晚报
2018-09-21

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郑琪

开学不到一个月,浙二眼科中心来了好几个孩子,说自己突然看不见了,上课不知道老师在黑板上写什么。爸妈着急的不得了,给孩子做了全身检查,也没找到原因。

浙二眼科中心斜弱视与小儿眼病专科主任孙朝晖接诊之后,拿出了一瓶眼药水,让孩子隔五六分钟点一次,再去测视力。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仅仅两个多小时,孩子的视力就从不到0.1逐步提高到 了1.0。

开学之后,女儿突然看不见了

杭州8岁的秀秀(化名)今年9月刚上小学三年级,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她回家说“妈妈,我上课看不见黑板上的字!“。陈女士想,女儿可能近视了,过两天带她去医院看看。

谁知,第二天她到学校接女儿,看到女儿趴在书桌上,闷闷不乐,然后就哭开了,“我看不见东西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眼睛怎么突然不行了?一家人很着急,带着秀秀做了很多检查,光检查费都花了几千块钱,但始终没查出原因,孩子学也没法上。

陈女士找到孙朝晖主任时,精神接近于崩溃,“我们担心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眼睛才不好的,也拍了脑部CT,医生说没问题,那现在到底怎么办?”

孙朝晖主任先观察了一下秀秀,孩子挺听话的,乖乖站在妈妈旁边,很安静,但看上去有些心事。她一边让孩子坐到椅子上检查,一边询问陈女士,“孩子学习怎么样?”

陈女士回答,没得毛病前,女儿读书还认真的,上学习期末考没考好,她自己说这个学习再努力一下。暑假里上了几个辅导班,效果也还不错。

随后,孙朝晖主任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瓶白色包装的眼药水,接着说:“不用太紧张,有种眼药水专门治这个毛病,以前的小孩子滴滴,快的话,半天时间,眼睛就好了。”

滴了眼药水,视力恢复为1.0

陈女士接过这瓶小小的眼药水,眼睛一下子亮了,不敢置信地问:“真的吗?”看到孙朝晖主任笃定的点头之后,像是得到宝物一样的开心。

按照医嘱,她每隔五六分钟给女儿滴一次,药效差不多过去了,再去测视力。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两个多小时,秀秀的视力从不到0.1逐步提高到1.0。

最后,陈女士拿着这瓶眼药水,对着孙朝晖主任又笑又哭,“这个眼药水小小一瓶,滴下去有点刺刺的,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啊,早知道就不用绕这么一大圈,才把毛病治好。”

这时,孙朝晖主任把她叫到一边,说出了实话。“其实,这就是一瓶普普通通的眼药水,没什么神奇效果。之前给秀秀的眼睛做了检查,没有器质性毛病,问题应该出在心理上。我们怀疑她是得了癔症。”

孙朝晖主任说,每年开学季、考试季,总能碰到好几个孩子,说自己看不见东西。从临床观察来看,孩子往往焦虑或者情绪低落,恐惧上学、考试,或者学业压力过大,而在性别上,女孩子更多一点。“家长很紧张,担心是脑部或者视神经出问题。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得瞒着家长,把(眼药水)这场戏演得真一点,效果才会好。”

陈女士这才反思,可能是自己暑假里逼孩子学习逼太紧了,让她压力过大,陷入焦虑。

图/CFP

敏感、情绪不稳定的人易得病

钱报记者又向杭州市七医院儿童心理科主任周国岭请教。

他指出,癔症是过去的说法,现在医学上叫做分离转换性障碍,这是由应激事件或强烈心理因素作用在易感人群上引起的以解离和转换症状为特征的精神心理障碍。

分离转换性障碍的确诊必须非常谨慎。

周国岭主任说,毕竟没有看到过孩子,也不了解这个孩子的具体情况和个性特征,我们一般只有在完全排除生理性、器质性病因以及其他重大的精神心理问题之后,才会考虑孩子可能患有分离转换性障碍。该病症状除了失明外,还包括其它的转换性障碍,如失聪、失语、运动障碍(瘫痪)等,以及分离性障碍,如恍惚,失忆等等。“分离转换性障碍患者往往具有一定的个性特点,表现为敏感、易受暗示,情绪不稳定、具有依赖性或以自我为中心,这些人群在某个应激事件作用下,比如受到惊吓、委屈、责骂、气愤等情况下,可能会导致发病。”

在治疗方面,他表示,大部分孩子通过一些心理、环境或者暗示治疗,情况都会好转起来。“比如给孩子吃一颗维生素,同时给予一些积极的暗示,暗示他吃完病就能好。”

开学当心哪些眼病,下周四来看直播

开学之后,孩子要当心哪些眼病?斜弱视如何提早发现?近视又该如何防控?这些问题都可以请教孙朝晖主任。下周四下午2点半,她将作客斑马鱼爱眼APP“医生直播间”栏目,亲自讲解以上话题。

如果你有问题,可以先扫上面这个二维码,加医馆君为好友,进入“关爱小儿斜弱视”的微信群,率先发问。直播当天,医生会一一仔细回答。

13孙朝晖.jpg

专家名片

孙朝晖,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浙二眼科中心斜弱视与小儿眼病专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斜视与小儿眼科学组委员。擅长诊断和治疗各种类型的斜视及小儿眼科疾病。熟练开展各种斜视、白内障、外伤等手术,曾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留学。在国内外学术杂志发表论文十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