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报读书会│祝勇:用笔连缀起一部故宫“极简艺术史”
钱江晚报
2019-05-19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汪佳佳


祝勇是拜倒在故宫“石榴裙”下的人。

祝勇和故宫的不解之缘,从2003年开始。那一年,祝勇写了《旧宫殿》。2011年,祝勇又写了《血朝廷》——也就在这一年,祝勇正式进入故宫博物院工作,从此他便可以近距离观察这座一直令他神往的宫殿。

5月18日,这位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他带着新书《故宫的古物之美·绘画风雅1》来到杭州新华书店庆春路购书中心,作客钱报读书会。

在给钱报读者签名时,祝勇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兰亭虽远终须到,莫向行人问路程。”故宫就是他心目中的“兰亭”。

“故宫是一辈子也写不尽的,可惜我的生命太短了。”祝勇说。

1366582129.jpg

一座故宫,收藏了七千年

祝勇是谁?

说起他的作品,你一定不陌生。前一阵子热播的综艺《上新了故宫》就是他担任总编剧的作品。在邓伦、蔡少芬探秘倦勤斋那一集里,介绍倦勤斋历史的那位故宫博物院研究人员,就是祝勇。

“故宫二字,就是从前的宫殿,它本身应该是泛指。但因为过去的宫殿保留到今天的很少了,所以大多数时候北京这个紫禁城就变成了特指。实际上,在沈阳还有一个故宫,大陆的故宫也就这两处。”读书会一开场,祝勇首先对“故宫”二字做了一个注解。

1377095400.jpg

“紫禁城主要是明清两代的皇宫,所以很多人认为故宫里的收藏是以明清两代为主,实际上不是,故宫博物院里面的收藏是贯穿了中国整个7000年的文明史,从新石器时代红山文明的玉龙,再到秦汉唐宋元明清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直没有断过。”

浩大广博的故宫,让祝勇觉得“走进去就像一粒沙被吹进沙漠,立刻就不见了踪影”。“你知道得越多,就会发现自己不知道的越多。”祝勇决定用文字尽可能多地去记录下这座紫禁城,让更多的人了解故宫。

到2020年,故宫就满600岁了。600年风雨兴衰,7000年的人类文明,72万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积,186万件(套)古物藏品,每一个数字都那么惊人。“186万件(套)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假如你一天认真看5件藏品,需要1000年才能把故宫所有的藏品看完。所以《国家宝藏》的主题曲歌词就是‘一眼千年,千年一眼’。”


《上新了故宫》,祝勇只允许演员踩地

《上新了故宫》是祝勇担任总编剧的作品,节目组希望借明星的力量,吸引更多年轻人的注意,从而达到推广故宫的目的。

祝勇告诉记者,目前,故宫文创一年的盈利将近15亿,而故宫的门票收入一年不到10亿。“年轻人越来越喜欢传统文化,比如之前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这个纪录片,在电视上播的时候反响平平,在网上却爆红。那是因为年轻人现在不看电视,他们只上网。”

对于《上新了故宫》里的几位主演,祝勇也是赞不绝口。“虽然都是年轻人,但都非常敬业。邓伦是在拍摄前一天从国外赶回来的,连倒时差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来拍摄了。周一围当时还有一个戏在拍,是白天拍完了立马赶过来继续开工。但他们都很投入,状态保持得非常好。”

2075855161.jpg

拍这个片子前,祝勇和其他主创就定下一个基调,必须全部在故宫内拍摄,不能到影视城取景。而出于文物保护的考虑,所有演职人员除了脚可以踩在地上以外,其他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碰触的。因此纪录片中,周一围扮演的乾隆皇帝有坐在椅子上的戏份,这是按照文物的样子,以一比一的比例仿制出来,在棚内拍完后抠图嵌入故宫的景内的。每一集,故宫只给一天的时间拍摄,因此从早6点到晚上12点,节目组会把时间全部用尽。

除了写作以外,祝勇对纪录片情有独钟。2017年,他创作过一部名叫《苏东坡》的纪录片,2018年还导演了讲述新疆的纪录片《天山脚下》。虽然撞上了世界杯的时候播出,但首播当日,《天上脚下》还是获得了全国第五的收视率。

和苏东坡一样,祝勇也是一个浪漫而又积极的人。每天的工作都在宫墙之内,与古文物相伴,在许多静默的时光中,与穿越而来的古人无声对话,在浩渺无边的古物里不断破解新的谜题。

“故宫是一个大学校,要慢慢地学”

“大多数人去参观故宫,都是走马观花,不知道到底有什么讲究。其实这座紫禁城,经历了600年的风雨,见证了24个皇帝,背后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所以我建议大家以后去故宫旅游,不一定要跟旅行团,可以带着这本书,在里面慢慢参观。故宫是一个大学校,要慢慢地学。”祝勇说。

去年,祝勇从诸多的古物中精挑细选18件古物,商代前期的兽面纹鼎、商代后期的亚酗方尊、春秋后期的莲鹤方壶……写出了《故宫的古物之美》。该书一经推出,便让读者直呼过瘾,更是入围了“2018中国好书”。

1453591901.jpg

今年,祝勇又开启了绘画系列。《故宫的古物之美·绘画风雅1》是绘画主题的第一部,接下来还会有第二部和第三部。在这本书里,《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洛神赋图》等等古代名画,都以独特的方式和角度呈现在读者面前。

绘画与历史密不可分,而历史又与人物命运相钩沉。所以祝勇说: “文物都是有生命的,它不是冷冰冰的,虽然隔了好几百年,但它们还是可以跟我们对话。比如一幅画,它有很多的情感在里面,哪怕隔了一千年,当你去欣赏它时,还是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气息。我就是想把这些气息、情感写出来。”

绘画主题写完,祝勇还会继续写书法、建筑等主题,他想要将“故宫古物”写成了一个系列,力图连缀起一部故宫里的“极简艺术史”。

祝勇还透露,2020年,为了纪念紫禁城建成600周年,故宫将会推出12集纪录片《紫禁城600年》,据说里面还会复原故宫珍藏着15000多出清宫戏折子。《紫禁城600年》的策划者,便是祝勇。

QQ20190518-22563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