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戛纳|专访《寄生虫》导演奉俊昊:我不走好莱坞路线
钱江晚报
2019-05-25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特派记者 陆芳文/摄  发自戛纳


第72届戛纳电影节将于当地时间5月25日(北京时间5月26日凌晨)闭幕。目前在电影节场刊《银幕》评分表上,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分数最高,3.5分,被认为是今年金棕榈大热门。

1.jpg

近日,钱报记者在戛纳采访了这位炙手可热的韩国导演,听他聊了聊电影背后的故事。

6.jpg

《寄生虫》是一部犯罪喜剧,通过两家对照贫富差距两极分化,来反应韩国阶层矛盾。

电影讲述韩国一户住在半地下室的穷人家庭,靠糊披萨盒子来维持生计。儿子得到一个面试富人家女儿家教的机会,随后他将妹妹、爸爸、妈妈,全都弄到富人家做美术家教、司机、保姆。

3.jpg

一天富人家外出野餐,穷人一家就在富人家里狂欢,没想到富人家里还藏着一个秘密,而事态也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对于片子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奉俊昊表示,“可能因为我不走好莱坞路线,所以观众喜欢我的电影。从《杀人的回忆》开始我就有意摆脱好莱坞惊悚片的典型手法,这可能就是我的动力和生存之道,《寄生虫》亦如此。”

2.jpg

他表示,有人说“奉俊昊电影的类型模糊,他已自成一派”,这样的评价对他来说是最大的褒奖。

“另外,穷人和富人的故事在其他地方都大同小异,但许多观众观影后都说这是自己国家的故事,虽然收获观众的情感共鸣让我备受鼓舞,但也有些不是滋味。”奉俊昊表示。

7.jpg

对于“寄生虫”到底是指什么?观众一般理解是指穷人,电影中穷人在富人家骗吃骗喝骗住,寄生在富人身上。

但奉俊昊说:“富人要依赖穷人照顾,司机、保姆、洗衣工,所以这些也可以这么称呼那些有钱人。

他表示,《寄生虫》的构思可以追溯到2013年《雪国列车》制作后半期,雪国列车的头等车厢和末等车厢正好代表了阶层的悬殊差距。奉俊昊说:”当时我就被这种主题意识包围。”

4.jpg

在《寄生虫》中,空间成为表达主题的重要概念,奉俊昊介绍说,就好像用显微镜展现最为私密的空间。阶层不同,所占据的空间大小就不同,用空间差异赤裸裸暴露出阶层差距。

他说,片中穷人住的半地下室找了很长时间,电影第一个镜头就是从这个房间往外看到的场景:“这间地下室是电影很重要的角色。”

而电影中的富人家的别墅,奉俊昊说,这是为拍电影造了一幢别墅。

“我有很多不满和恐惧等情感,这些情感来自于他人、组织、社会等,所以我的电影中会出现社会和政治故事。若电影能安慰疲惫的人群,让他们鼓起勇气的话,就会产生积极影响。”

《寄生虫》有很多喜剧元素,他说观众看电影时的笑声非常重要。

5.jpg

目前《寄生虫》拿金棕榈的民间呼声最高,而奉俊昊说自己参加过多个电影节,知道奖项是怎么评出来的,充满偶然性,所以不做很多期待。不过他表示,宋康昊的演技获得了不少认可,让故事有看头,吸引观众眼球,希望宋康昊能够拿影帝。

“如果将电影比作蛋糕,演员就是最上面的草莓。演员们是类似地球上最为精巧的玻璃盘子般的人。一定要让他们舒心表演,因为紧张状态下是不会有好演技的。我只是给出了如何表演的大框架,剩下的都靠演员们自己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