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2.53%是老人,10万半失能、失能老人vs不到1万康复床位
钱江晚报
2019-07-19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张苗 何丽娜 通讯员 王婷 詹雅

“老龄化”似乎早已变成了一个老话题,可是当上周《杭州市2018年老龄事业统计公报》发布时,杭州22.53%老年人口的最新比例还是足够让人吃惊。

家里老人该怎么样老?我们老了之后怎么办?这是很多家庭的现实问题,也是这个社会的共同命题。

制图:姬臣

在杭州,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等适合不同家庭需求的养老形式逐渐应运而生。而由于老年人特殊的身体状况,各项机能衰退老化,往往多种疾病缠身,因此对于就近医疗的需求是不可或缺的。

老人和医院床位,看上去是一对没法调和的矛盾体。

杭州全市失能老人3.14万人,半失能老人6.92万人,分别占老年人口的1.80%和3.97%。

另一方面,主要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服务的康复病床,分布在11家康复医院、17家护理院、18家中医类医院、44家非中医类医院以及35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中,共计8400张。

近10万最需要医疗、陪护的老人,以及不到1万张的康复病床对比下,一床到底有多难求?怎么缓解这个难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焦虑的女儿:住院三个月就得出院,谁来帮我照顾偏瘫妈妈?

最近几周,徐女士每天都过得很焦虑,焦虑的源头来自得了中风的77岁母亲,以及一张能继续接收她的病床。

在4个月前的一次突发中风后,徐女士的母亲被送到一家三甲医院,命保住了,不过半边身体偏瘫了,之后的康复还算平稳,不过也正因为病情的稳定,在住院接近3个月时,徐女士不得不为自己的母亲找起下家,“医生说必须要持之以恒地康复训练,母亲才有希望恢复。”

可徐女士联系了家附近的二级医院以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方的答复都是“没有脑卒中之后的康复专用设备”。

黄女士再找民营的康复医院,几家单位的回答也很一致:“病床都住满了,要想住进来,你再等等吧。”

“民营医院、社区医院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转到其他大医院去。”可黄女士联系了5家医院,康复科室都没有空床,“每家医院都说要排队候床,最少的是等1个月。”

焦虑的黄女士吃不好,睡不好,“大医院床位紧张,不让住三个月以上,专业康复机构又实在太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床位究竟有多紧张?钱江晚报记者致电了几家三甲公立医院,每家医院的康复科病床数从几十张到上百张不等,不过无一空床,病人如果排队一个月能轮到,那都算是幸运了。

现在,徐女士和保姆一起照料母亲,而她心里很清楚,她们只能在生活起居方面帮助母亲,至于按摩等物理性康复治疗,她们都无能为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科室主任:一个月接到六七十个电话求床位

“喂,是柴主任吗?请问你那还有没有床位了?”每天,柴栖晨都会接到几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需求很一致——希望确认一张老年病人的病床,“每个月会接到六七十个电话。”柴栖晨说,电话那头有的是三甲医院双向转诊过来的,有的是医院同事介绍的,还有的是出院后想重回医院的老病人。

柴栖晨是浙江医院全科医学科副主任,同时也是西湖区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疗照护病房主任,科室目前有90张病床,住着的都是急性后期康复、带有“三管”(鼻饲管、导尿管、气管插管)、失智、失能以及需要安宁疗护的患者。

在“老龄化日益严重”的语境下,老年人口特别是卒中后、失智、失能老人的数量逐年增加,与公立医院康复床位总额早就呈现出了对立态势,柴栖晨的科室所做的工作,就是消解这样的对立,让养老回归到社区、家庭。

“照顾失智、失能老人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我每个月接到这么多电话,总想着如何把每一位患者安顿好,三甲医院不可能解决长期住院养老,因为这样不利于医疗资源的合理利用。通过社区医院的桥梁作用,患者得到进一步康复,照护者获得良好的照护技能,让患者顺利回归家庭、社区或机构。” 每天都在直面各个家庭养老难题的柴栖晨,认为浙江医院正在推行的“西湖模式”是现阶段最适合失智、失能老人获得连续性医疗照护的最佳模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简单来说,就是类似脑卒中等急性病的病人,经过三甲医院有效救治,病情基本稳定,但仍需要进一步治疗护理的,可以转到我们社区医院来,进一步康复,经过我们一段时间的治疗再转接给社区签约医生进行管理。”其中的关键点,在于回归家庭后的照护人员掌握足够的护理技能。

“住进我们这里的老人,入院第一天,我们就开始实施‘出院准备服务’,对患者进行全面的评估,包括认知功能、体适能、心理状态以及营养状态等等,制定详细的康复出院计划。”柴栖晨说,“与此同时,针对老人的家人甚至保姆等陪护人员的护理技能知识传授也同步开展,内容包括防止褥疮、体能锻炼、慢性伤口的护理、如何安全鼻饲、如何翻身拍背、怎样测血糖、怎样打胰岛素、怎样测血压等。”

像徐女士的母亲所需要的物理性康复治疗,同样属于柴栖晨以及同事们的培训范围。

“大多数老人们在我们社区医院康复治疗半个月到2个月,病情往往得到进一步稳定,家人也掌握了基本护理技能,就可以顺利回家了。有些病情相对复杂的病人,也可以回到养老院、护理院等机构进行长期康养。”

“对于情况更严重的气管插管病人或者原先在重症监护室持续使用呼吸机的病人,可以来我们社区医院的RCW病房(呼吸照料病房)进行后续治疗,我们目前配备了先进的呼吸机及全套监护设备,可以满足这些病人的需求。”在柴栖晨眼里,患者是根据其病情严重程度进行分级管理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政府层面:杭州大力推进分层分级医养结合养老模式

从政府层面看,分层分级的医养结合养老体系同样是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的养老模式。

杭州市委、市政府十分重视老年人的医疗康复需求,多年前就出台文件,积极鼓励和优先扶持社会资本举办老年医疗、护理、康复等非营利性专科医院。同时,加快建设一家集医疗、护理、康复为一体的杭州市老年病医院,预计2020年底前投入使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根据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养老还是个重要的家庭问题,很多的老人都不愿意离开亲密的家人与熟悉的邻居,所以目前绝大多数老人选择社区居家养老,机构养老只是作为一种有效的补充。

怎样优化配置有限的医疗资源来满足老人的健康需求?早在2013年,杭州便在全国率先开始探索医养结合的新型养老方式,到目前为止,已初步形成一套满足不同老人需求的健康保障体系。

选择居家养老的老人,可以与社区医院的全科医生团队签订医养护一体化服务协议,能享受优先就诊、上门巡诊、家庭病床等服务,如果遇上签约医生解决不了的问题还能转诊上级大医院的专家。

所谓的社区养老,就是老人白天可以去社区办的日间照料中心,晚上回自己家。这些老人除了能享受医养护一体化签约服务外,日间照料机构还与就近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或其他医疗机构签订医疗服务协议,为老人在日间照料机构期间提供医疗保障服务。

另外,机构养老的医养结合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医中有养,如康复医院、护理院等医疗机构开展养老服务;还有一种是养中有医,就是在养老机构中增加医疗服务,有条件的养老机构可在内部直接设置医疗机构;而没有设置医疗机构的养老机构则可与就近的医疗机构签订合作协议,为入住的老人提供医疗保障。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做好医养结合机构审批登记工作的通知》,支持养老机构设立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申请内部设置诊所、卫生所(室)、医务室、护理站的,取消行政审批,实行备案管理;养老机构申请举办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两证合一”,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不再核发《设置医疗机构批准书》,经公示、审核合格后发放《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同时,支持医疗机构设立养老机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杭州分层分级的医养结合养老体系中,每一种养老形式都各有优缺点:居家养老的老人能享受天伦且经济上相对实惠,但需要家人付出更多的时间;送进机构养老的老人,家人确实可以省心不少,但老人离开家人内心的孤独感会比较重,且对于家庭的经济负担也较重。因此,建议每个家庭可以综合老人的身体状况、家庭经济负担能力等情况,选择适合自家的养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