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结束10天,女足热度就退了,女超联赛悄悄开打,观者寥寥
钱江晚报
2019-07-19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宗倩倩


法国女足世界杯结束近半月了,中国女足回国也近一个月了,只有大赛才能有些存在感的女足姑娘,又渐渐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

其实上周末,中国女超联赛已经开赛。但这些回归本国职业联赛的姑娘们,你还在关注吗?


现场球迷数量不过百

顶级联赛质量堪忧

江苏苏宁女足和上海农商银行女足是全国十六个女超女甲俱乐部中的“白富美”,有自己的赞助商,也有政府支持,球员不论是工资水平还是平日训练比赛保障,都属全国上游。代表中国征战世界杯的彭诗梦、杨丽就出自江苏。

昨晚,两队在江苏的主场踢了联赛第二轮比赛,这也是江苏女足本赛季的第一个主场。看多了男足中超中甲的比赛,一对比就能发现,女超联赛略显凄凉。

比赛场地江苏省江宁足球训练基地,在距离南京市中心20多公里的青龙山山坳里,也是江苏女足的训练基地。从市区过来的公交车只到山脚下,末班车是傍晚6点,还要再走40分钟进山。所以江苏苏宁俱乐部为球迷们安排了球迷大巴。

看台上大概坐了500个球迷,多数都是基地的梯队球员和工作人员,真正乘坐球迷大巴进山看球的只有三四十人,这也是全国女超联赛的平均水平。球迷很多都是先看男足,后来才慢慢开始看女足。场边两个小球迷的球衣上,一个印着特谢拉、一个印着埃德尔,都是苏宁男足的外援。

相比江苏苏宁男足平均3万多的现场看球球迷人数,三四十人的转化率,确实有点可怜。一位已经看了5年江苏女足比赛的球迷说,“2015年的时候,即使球场在市中心,但球迷也就三四个,苏宁接手之后,成绩好了,球迷才渐渐多了。印象中球迷最多的一场是2017年江苏和大连的榜首大战,来了2000多人。”

再看看赛场,就是普通的训练场地,没有大屏幕,计分牌需要手动翻比分,想知道比赛进行时间,球迷需要自己掐表,只有一侧有看台,场边LED广告牌也只有一侧,而且是今年才有,球员入场没有牵球童,不需要球票……

除了距离市中心较远,这里的场地质量和环境,已经属于女超联赛中比较好的。王霜所在的武汉女足,场地更惨不忍睹,四周被铁丝网围着,单侧看台被占满后,来看王霜的球迷只能隔着铁丝网观赛,被球迷吐槽就是个野球场。

(堪比野球场的武汉女足主场)

上周末,从法甲巴黎圣日耳曼女足回国征战女超联赛的王霜,完成了联赛首秀,也打入了赛季首球。坑坑洼洼的武汉塔子湖2号足球场,也被王霜在赛后点了名。她直言国内女超联赛与法甲的最大差距就是球场的硬件设施,而这将会减少球员的运动寿命。


欧洲女足如火如荼

我们的土壤如此贫乏

本届法国女足世界杯,欧洲女足包揽八强席位中的七个,除了瑞典、德国等老牌强队,荷兰、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进步速度也令全世界诧异。而她们得以飞速发展,很大原因是本国职业联赛的发展。

法国女足七名球员来自里昂俱乐部——法甲女足联赛的巨无霸。意大利女足23名球员中,除了一人效力于马竞女足,其余22人全部来自本国联赛,基本以尤文图斯女足和AC米兰女足为班底。

进入2019年,全世界的许多女足职业球队都在创造历史。今年3月,马竞女足主场迎战巴萨女足的西甲女足联赛榜首大战在万达大都会球场上演,共有60739人到场观战。本场比赛也成为世界女足俱乐部比赛中,到场观众人数最多的一场比赛。

(创下纪录的马竞女足主场)

同样是3月,尤文图斯女足首次把比赛搬进了男足球场安联球场打了榜首战,吸引了近4万人观看,打破了意大利国内女子比赛纪录。据了解,欧洲女足职业联赛的上座率,平均也有上万人。

男女足的差距在欧洲同样存在,但是随着各国足协的积极促进和女足自身发展带来成绩效应,差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步缩小,即使安联球场能够涌入4万人,一部分原因是全部球票都免费发放,但谁又敢说,在不久的将来,这4万人不会心甘情愿买票入场。

如果女足是玫瑰,那么欧洲“玫瑰”生长的土壤就是日渐火热的职业联赛。而中国女足,却是“集训为主+联赛为辅”,这片土壤不仅封闭,而且养分不足,又怎能期待开出娇艳的玫瑰。

世界杯结束后,王霜在一次专访中表示,希望球迷不要这么快忘记自己。但“忘记”来得就是那么快,女超联赛几乎无人问津,等到联赛结束,国家队封闭集训,她们将彻底消失。

未来10年,支付宝将拿出10亿来支持中国女足的发展。中国足协也明文规定2020年所有中超俱乐部都必须带一支女足队伍。这些或许是一个好的信号,也许待一切落到实处之时,球迷们才不会那么快忘记女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