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银河补习班》为什么成不了爆款
钱江晚报
2019-07-21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陆芳


7月暑期档只剩最后一周。

今年的暑期档无比需要爆款来救市,之前被寄予最大期望的《银河补习班》(以下简称《补习班》),从上映首个周末反响来看,被预测最终票房10亿差不多了,无望成为20亿票房以上的爆款。

邓超、俞白眉执导的《补习班》7月18日上映,首日票房6300万,次日6600万,周六9880万,周日票房过亿,加上之前点映票房,首个周末累计票房过4.27亿。

4.jpg

对一部国产片来说,这已是一个亮眼成绩,但与期待中的票房20亿以上的爆款还是差距不小。

《补习班》从6月上影节举办提前场后,展开极为高调的宣传发行模式。主创跑遍大江南北,举办多城首映,邓超还把孙俪、小花、等等和自己母亲分别请到了上海和北京首映现场。

另外,凭借超级自信,《补习班》上映前举行了大规模点映,在7月18日正式上映前,点映票房就已近亿。

可以说片方、主创该做的都做了,但《补习班》还是没爆起来。

为什么呢?《补习班》虽是一部真诚的电影,父子情很感人,也试图探讨现实中的教育问题。但说实话,品质一般,不是很好看。

《补习班》豆瓣评分6.2分,刚刚及格。

这部电影问题在于,两位导演野心太大,想说的东西太多,但都没说好。

首先,电影想拍近三十年中国的变化,选择了不少大事件,比如1990年北京亚运会、1998年抗洪救灾、 2003年中国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等。

这些事件在电影里不是作为背景出现,而直接就是电影剧情。

但不是“参与”历史事件,就会让电影格局变得宏大,成为史诗电影。《补习班》一味求大,但大事件与人物成长、故事剧情发展的结合,过于巧合和勉强。

举个例子,马飞从一个小城的高中毕业生,到成为中国载人宇宙飞船的宇航员,这中间是没有过度的。前面剧情的铺垫解释不了为何马飞会成为宇航员。

3.jpg

再如马皓文为何会成为亚运火炬手,父子两人出去旅游怎么毫无征兆会碰上洪灾,这些都没有交待前因后果,反映出剧本创作的潦草。

1.jpg

其次,电影想探讨中国的教育问题,面对这样一个异常复杂的问题,《补习班》试图从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这个点切入,来圆所有的逻辑,解决所有问题,未免显得太过简单。

不论马皓文与学校主任打赌,还是辅导孩子学习,抑或带着孩子逃学去旅游后回来参加考试,最终依旧在应试教育的框框中打转,并没有让人觉得这个父亲有何更先进的教育方法。

那句“让孩子独立思考”则更像是说教,谈不上什么教育理念。

另外,电影中教师形象也是失真的,即使上世纪九十年代,也很少有像闫主任这样与学生作对的老师。闫主任儿子成为疯子这段,更是毫无存在的必要。

2.jpg

可以说《补习班》刻意营造史诗感,试图探讨教育问题,这两点都是失败的。

《补习班》还有一个国产电影的通病,缺少细节。

电影固然在还原上世纪九十年代面貌上花了很大力气,但电影看不到马皓文和马文之间细致生动,有烟火味的生活细节,这让电影缺少真实和带入感。

那这部电影还剩下什么了?父子情。

6.jpg

这也是《补习班》唯一的亮点。马皓文和马文一起面对困境,父子同成长的这段可以说真挚感人,这要感谢邓超和小演员的真情互动。

幸好电影特意放大了这一点,请来《指环王》配乐罗恩·巴夫,还有大名鼎鼎的汉斯·季默,使得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被宏大和煽情的音乐包围着,在泪点处及时催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