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龄与慈禧》上海演出,为什么她上去谢幕了
钱江晚报
2019-09-19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黎 文/摄   剧照由出品方提供 

“李莲英。”

“奴才在。”

“传导演。”

“嗻——”

“传本剧导演司徒慧焯先生——”

9月18日晚22点19分,上海大剧院,慈禧太后传唤李莲英,请出了话剧《德龄与慈禧》的导演——香港话剧团著名导演司徒先生。

北京、上海14场演出开票后秒空,一秒难求,这部1998年在香港首演的话剧,由何冀平编剧,21年后,甚至比当年更有生命力。

“今天是我们在上海的第一场演出,我想借你们的掌声,谢谢这部剧的编剧何冀平老师。”何冀平正在来上海的飞机上,听到老祖宗召唤,导演从侧台走出来,行过大礼,“我还要请出一个很重要的人。”

前几天的北京首演谢幕,25分钟,另一对母子“慈禧”江珊和“光绪”郑云龙现场演唱《德龄与慈禧》的主题曲《日落夕阳尽》。这晚,上海首场谢幕,近20分钟。

“我还要请出一个很重要的人,她是我们的出品方之一,她是著名的越剧表演艺术家,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有请茅威涛。”

上个月刚在上海书展发布《返场》CD的茅威涛,这个晚上突然出现在话剧舞台的谢幕时间,很多上海观众还是有些吃惊。

“我今天是一个特别的身份,代表出品方——百越文创公司,是刚刚新成立的以越剧为核心进行创作的一家文创公司。”茅毛直到看戏前,才被告知要上台作为出品方代表,为主创献花。

“我们为什么会参与《德龄与慈禧》呢?其实有一个渊源,十几年前,冀平姐给了我这个剧本,我一直想做成越剧,我想演其中的光绪。但这件事一直没有成型。有一次,冀平姐和卢燕老师,还有我们的制作人李东老师在一起聊,卢燕老师一直想再次出演《德龄与慈禧》中的慈禧一角,而且冀平姐也一直心心念念想把这个戏再次搬上舞台。我当时刚好已经是百越董事长的身份,我就说,这件事我干了。我要把这个戏做成,但肯定是个话剧。”

92岁的卢燕坐在中间,不用演,她就是慈禧。1998年《德龄与慈禧》首演后,就获得了香港舞台剧“最佳剧本奖”、“最受欢迎剧目奖”等五个奖项,随后又六度重演。2008年奥运期间,这部戏在北京上演,成为第一部走进国家大剧院的香港话剧,从第一版到如今这版,卢燕一直担任慈禧一角。

虽然曾在电影《瀛台泣血》、《倾国倾城》、《末代皇帝》中多次扮演慈禧太后,但卢燕一直想再演的慈禧,还是《德龄与慈禧》的慈禧。

IMG_1752.jpg

“天津人艺的这些孩子真的不错,而何冀平老师的本子没有一句废话,每句话都是经典,我现在对这个人物了解比以前更深刻了,慈禧并不只有威严的一面,她对德龄的感情,对光绪、荣禄的感情,是别的版本的慈禧所没有的。而且今天在上海演出,‘交关’亲切。”

老佛爷说话的语调,和戏中一样,依然是梅派的,柔柔的,但柔中带刚。她的母亲是第一代女老生李桂芬,从小跟着母亲住在梅家,她是梅兰芳的义女。

此次演出,太后身边的李莲英,就是天津人艺的演员。剧中的荣禄、裕庚、皇后、瑾妃等角色,均由天津人艺的演员出演。这也是天津人艺和香港话剧团的首次合作。

“一开始我是有点私心的,我想票一次话剧中的光绪,可是呢,那天正好濮哥在。”茅威涛继续说着,大家又笑,站在老佛爷身边的“光绪”濮存昕也笑。上个月,他的膝盖刚刚动完手术,戏里,皇帝有好多对着慈禧的跪戏,台下的知情人心里也噗通噗通的。

“但濮哥说,不行,我曾经有个心愿我想在舞台上演一次卢燕阿姨的儿子。所以我只能让贤了。”

1989年,濮存昕和卢燕出演了谢晋导演的电影《最后的贵族》,两人便定下了“母子之约”。

去年,因为《德龄与慈禧》的邀约,终于成了。

WechatIMG1541.jpeg

“今天是我在这个剧组的最后一场演出,非常高兴能够助卢燕阿姨一臂之力,让她在舞台上创造奇迹。很高兴在今年8月和这么热爱的剧组、了不起的演员和导演合作,今年我们只能演3场,我提议大家用热烈的掌声,祝卢燕阿姨身体硬硬朗朗的,明年我们在舞台上再看卢燕阿姨演出。”濮存昕说。

出演《德龄与慈禧》,濮存昕是来“寻找散文的”,“没想到碰到了诗,是加倍的收获。我也通过排这个戏,向卢燕阿姨学了很多。尽管她气力上或许不如10年前了,但出一句是一句,特别本心的,非常准确地说出来,我们年轻的演员真的要学学前辈演戏的这个劲儿,她出来(台词)就是对的,不是背台词,背节奏,我们要向卢阿姨学习。这个剧本是用家事说国事,全是家事,写得很巧,是剧本创作的典范,我很钦佩何冀平老师。”

“我是90后,有这个机会跟这么好的演员和导演一块儿合作,我觉得这次是我一生最最开心的工作,希望以后还有机会。”“90后”慈禧悠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