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累了,牙齿出血不止……任劳任怨的村委主任突然离世,全村人自发送行
钱江晚报
2019-10-13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施雯 通讯员 胡丹

杭州余杭运河街道杭南村村委办公楼里,干净整洁的办公桌上放着建设图纸和计算器,左手边还有一包未吃完的消炎药。

临走前,村委主任尤福良特意洗好了茶杯,将夹着笔的笔记本和近期正在翻阅的学习材料合好放在边桌上。

kk.jpg

k.jpg

可是这一走,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10月6日,尤福良因突发急病不幸去世,只有43岁。

10月8日一早,尤福良家门口就聚集了许许多多杭南村民,大家都是自发来送他最后一程的。

尤福良家里是一栋三层楼的农民自建房,是8年前靠亲戚朋友凑钱才造起来的,直到去年这债务才刚还完。

t.jpg

熟悉尤福良的街道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村支部书记、村委主任这样的职务,都是村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很多都是当地颇有威望的人,有些则是在村里带头创业致富的。

但尤福良的情况不同,在当村干部之前,他只是普通村民,家里条件也并不宽裕,却是个实实在在、认认真真为全村百姓办事的好村官。

村里有很多事要办,他生病也不肯去医院

1975年11月生的尤福良是中共党员。

1993年12月至1996年11月,他在部队服役。2003年8月,通过公开招聘,以村长助理的身份进入杭南村工作。2010年12月至今,任杭南村民委员会主任。

作为村级行政事务“第一人”,这几年,尤福良在杭南村开展的旱改水项目、美丽乡村、荷禹路征地拆迁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事们对尤福良的第一印象就是认真负责。

jck.jpg

作为村委会主任的他,日常事务相当繁琐,平日里不管周末还是节假日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直到住院前夕,还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说到尤福良的突然离世,杭南村党总支书记周鹏飞满脸悲痛:“太突然了!他当主任近9年,一直都是我好搭档,村务工作他永远冲在第一线,有难题也是他当先锋,给我减轻了不少负担……”

“前段时间他身体不适,我们都劝他去医院检查,可他为了不耽误工作,硬是没向我开口请假。”说到这里,周鹏飞将手往额头上一拍,“我当时就该拖着他去好好检查啊!”

同事俞永顺湿了眼眶:“前段时间他牙疼得实在厉害,我们好说歹说才把他劝去医院挂盐水消消肿。他就是太拼了!”

修路是件大好事,但是涉及到老百姓家里的地、农作物,需要现场量地,有时候遇到不理解不支持的人,还需要一户户上门做工作。

村里姑娘徐洪连说,“去年8月,我刚入职杭南村,尤主任便带着我一起去跑农户。刚做农村工作,我还什么都不会,看着他顶着太阳挨家挨户敲门,一次一次沟通,把工作做通,当时真的很感动。”

30多岁就白了头,他办起事来铁面无私

宋金良是村里10组的村民,也是村里的电工,在他印象里,福良是个工作积极又踏实的人。

“之前只要一下大雨,他就会去村里桥上关注水位,这几年他摸出一套经验,只要水一漫到桥下那块石头那里,就得打开机埠抽水。水还没漫到石头那里,他就要给我打电话了,提醒我要做好准备打开机埠,不能掉以轻心。”

宋金良说,他这个人,做事很细,又喜欢亲力亲为,之前拆违、庭院整治就连搞卫生,都是自己上。他当上村长时才30多岁,算是很年轻了,可是这几年他头发都白了。他是一个勤奋踏实的好干部,就这么走了,太可惜了。

gfdj.jpg

(▲图:尤福良生前工作照)

今年5月,村里启动旱改水项目,涉及养殖面积450亩、农作物苗木赔偿39户约25亩,坟墓搬迁19户。时间紧、任务重,尤福良几乎每天早中晚都要去现场处理各类情况。

旱改水项目负责人老俞说,“我一般是早晨8点不到就去项目现场了解情况了,可是福良总是比我赶先一步,我去的时候,他都看完现场回来了。看到我,福良还会和我核对现场的情况,总结遇到的问题,提出解决的看法,非常认真。”

回忆起旱改水项目施工中的一件事情,老俞眼眶有点湿润。

“杭南村旱改水项目进场后的一天晚上,福良来找我,跟我说旱改水项目要停掉!我当时肯定不乐意啊,工程项目招投标施工有时间规定,怎么可以突然停。后来他拉着我去看现场,我才明白,福良是因为看到项目地块边上的堤坝宽度不规范,担心后期容易出现洪涝灾害,所以要工程队先修堤坝,后做项目。”

老俞说,当时尤福良跟我讲,“要考虑杭南村村民利益,要对杭南村负责”,现在这个堤坝基本完工了,但他却走了……

一拖再拖的单车旅行,再也无法实现

村民们总是亲切地叫他“福良”,夸他是一个踏实勤奋、值得信任的好村长。

13组村民尤永高回忆起往事,后悔不已:“之前做四好农村路涉及到我家的9棵枇杷树,我为了多争取点赔偿金,拖了很久。福良一次又一次地上门来做工作,其实我也知道,能争取的福利他都帮我争取了,按照政策该赔多少就该是多少。我真是后悔啊,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这么为难他。这么年轻的干部,说走就走,全村人都是要哭的啊……”

时间拨回2015年,那时候,运河街道全力实施黑鱼养殖综合整治,杭南村很多养殖户面临转型压力。

尤福良当然清楚村民的想法,他主动放弃休息时间,深入田间地头。除了带头召开会议,组织技术培训,制定切实有效的转型转产方案,他还自己示范试验莲藕、泥鳅套养技术,邀请农户实地来看转型效果,打消了养殖户的顾虑。在他的努力下,不仅动员了村里黑鱼养殖户腾空清塘,还动员了一部分甲鱼养殖户划出部分池塘种植莲藕。

今年,杭南村计划引入加油站项目。“壮大集体经济,还是要靠项目引进,”作为村主任,尤福良总是冲在工作的最前面,深入农户,帮助做好征地、农民参保等前期工作,“如果加油站项目可以顺利落地,村里每年可以多近60万的经济收入,以后做基础设施建设,就更有保障了。” 

微信图片_20191013084639.jpg

尤福良喜欢骑自行车,他曾计划等忙完这一阵可以出去旅游一次,骑个车钓个鱼就好。很可惜,他再也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