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10路公交车是袁家姐弟遇到最温暖的车:不知名的的司机乘客,谢谢你们
钱江晚报
2019-10-23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伟芬 通讯员 蒋建力

电话那头,57岁的袁先生语气有些激动,一个劲地感谢着一群不知道姓名的司机乘客,几天前的一幕,很惊险,也很暖。

事情发生在10月17日,接近傍晚6点的杭州平海路口,比白天更加繁忙,来来往往的游客,着急回家的市民,在一辆辆公家车上、一个个路口相遇。

袁先生的姐姐袁大姐就在这里遇见了一群暖暖的人。

那几天,袁大姐有些口腔溃疡,忙完一天后坐着10路公交车去杭州市一医院打点滴。上车时还好好的她,也许是坐的时间比较久,也或许是姿势不太对,忽然就动不了,怎么也站不起来。

微信图片_20191023115424.png

“我就在庆春路这边上班,接到我姐姐的电话就赶过来了。”袁先生看到姐姐的时候,“她痛得嘞满头大汗。”袁先生说当时车已经停在了医院附近,“已经等了我十来分钟了。”

袁先生说自己当时看到姐姐的样子急得不行,“碰都不能碰她”。正在袁先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还是车上的乘客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去对面的医院借一副担架来。

“这就又一会过去了,我当时心里想的是挺不好意思的,耽误大家这么多时间。”袁先生说,“那会已经傍晚5点50了,车上的人肯定都着急回家,有些人等不牢换乘走了,还有十几个人一直在车上等着,给我帮忙。”

当担架借来后,又是乘客们一起帮着把袁大姐抬下了车,“我姐姐个头蛮大的,我也有年纪了,乘客抬手抬脚地帮忙,真的很感谢他们。”

不过袁先生有些遗憾,他说当时实在是太匆忙,他下车后,公交车就开走了,来不及记下乘客们的姓名。

他说,原本怎么着也应该对车上的人鞠个躬,说声谢谢。

“我姐姐是髌骨错位,现在已经康复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袁先生说这件事给了他太多感触,他很希望可以对这些人说声谢谢:“当时没来得及记下车牌,但我自己后来打听到了当时的10路车司机叫哈玮斌。”

哈玮斌是杭州公交集团汽一分公司四车队一名司机,对于那天的事有印象。他告诉小时新闻记者,他记得当时有名女乘客突然站不起来了,原本以为坐一下就好,没曾想越来越痛。

哈玮斌试着去扶她,但是看她实在难受,恰好当时车子就在平海路附近,在征得乘客们的同意之后,他就把车子开到了医院附近,等着袁大姐在附近工作的亲人前来接应。

对于袁先生的感谢,哈玮斌说这只是举手之劳,还是要感谢乘客们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