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笔墨”是什么?九十岁朱颖人先生要和他的“先生们”给出一堂示范
钱江晚报
2019-11-19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林梢青

许多年以前,吴冠中先生的一句“笔墨等于零”,引发过中国画坛激烈的争论和探讨。记得当时表示强烈反对的,就有童中焘先生。

吴冠中和童中焘先生都曾受教于中国美术学院,为什么,他们对笔墨的认知,表达出来会如此不同?

其实,细读两位名家的文章,会发觉他们所争论的“笔墨”,严格来说,所指有所差别。

那么,中国画中常说的“笔墨”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特点,有没有标准?中国画画什么,又该怎么学?

现在,九十岁的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教授朱颖人先生,要用一场展览,来给我们上一堂“公开课”。

这堂课就在朱先生老师的纪念馆——潘天寿纪念馆,名字则叫“记得先生”。

记得先生——所以,九十岁的朱先生说:“我,是来交作业的。”

2019年11月22日上午10时,“记得先生——朱颖人中国画笔墨传习展”将在杭州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开幕,展览不仅呈现朱先生本人的作品、经历与理解,也将首次展出一批大师作品、课徒稿、手稿,以数十年间中国美术学院师生所亲历的历史,来回答“中国画的笔墨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

展览策展人为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所以,展览呈现出陈老师一贯的关怀——不仅是面向公众的中国画笔墨普及教育,也希望能引发专业群体对中国画教学的研究与反思。

展览海报

一堂关于中国画笔墨的公开课

过去,大部分深谙中国画的人都懂得,一部中国绘画史就是一部笔墨演变史。没有笔墨,不能称其为中国画。

但在今天,这似乎不再是所有人的共识,无论在学术层面还是公众领域,都时不时出现些争议。

而关于中国画,关于笔墨,这些看似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成为许多学习中国画、爱好中国画、希望了解中国画艺术的朋友们心中长久的困惑。

其实,放在更大的层面,这不只是中国画的问题——几乎我们所有的传统,都在面临着这样的挑战。

这场展览,就是希望从老先生的亲身经历,来带你理解中国画与笔墨的正脉。

潘天寿  欲雪图  1962  潘天寿纪念馆藏

吴茀之 冬暖   1959

关于展览,潘天寿纪念馆给出了如下五句关键内容:

一个人的讲述,一个时代的回忆;

一堂关于中国画笔墨的公开课;

一批大师作品、课徒稿、手稿的首次展出;

一次关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美院国画系教学思路与方法的独特展示;

一位九十岁老学生对笔墨的继承、发展与思考——“我是来交作业的”。

朱颖人先生早年初学西画,后专事中国画创作,师从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等先生。在中国美院中国画教学的谱系中,朱老师正是承上启下的典型代表。

他对笔墨的理解全面深入,作品功力深厚,意境清雅淡宕。

展览以朱颖人求学从教、传承研习的历程和相应作品为内容,展现中国美院国画系以潘天寿、吴茀之为代表的老先生们的教学思路与方法,剖析朱颖人教授这位九秩老者承传、发展中国画笔墨的心路历程。

朱颖人  香雪海  1986

朱颖人  秋酣  1981  常熟博物馆藏

朱颖人  细竹清风  1990

朱颖人  湖岸鸟影  1989

朱颖人  梅开天下春  2017  日本京都大德寺存

以朱颖人老师对老先生教学的回忆、对自己求学与创作的叙述贯穿始终,内容分为以下六个版块:

一、人生的转折:朱老师的早年经历告诉我们,人的一生会面临多种选择。对于艺术和学问,认准了就要下定决心。

二、国画系的老先生:从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陆维钊、陆俨少、陆抑非等先生的实践中,领悟出结合自身特点来发展风格的重要性。

三、教与学:从笔墨、笔法、墨法、章法与构图、写生与感受、传承与发展等方面来综述老先生们的教学思路与方法。

四、习作与探索:朱老师自我剖析,如何在大家门下继承传统,又走自己的路。

五、日课的功夫:强调笔墨基本功的重要性。

六、一点感想。

由点到面,这场展览显然是有深意的。

1961年夏随潘天寿先生(左一)、吴茀之(左二) 、诸乐三(左三)到温州江心寺参观。右二为朱颖人。

1961年夏吴茀之先生(左一)在家中授课,右二为朱颖人。

一批大师作品、课徒稿、手稿首次展出

那么,回到展览想要回答的问题。

究竟什么是中国画,什么是笔墨?

展览将潘天寿等老先生们对笔墨的理解(画语)与其相应的作品、课徒稿、手稿并置展出,生动展现老一辈国画大师对笔墨之道的理解。

这些大师的作品,尤其是课徒稿、手稿大部分为首次展出,罕见而珍贵。

陆维钊  元代吴镇画竹论释文稿  20世纪60年代

潘天寿  书法日课  20世纪60年代

吴茀之  自作诗稿  20世纪60年代

吴茀之 墨兰画稿  20世纪60年代

吴茀之 墨蟹  20世纪70年代

以此,展览是想说,对于中国画而言,笔墨是有审美标准的。

笔、墨既指中国画独有的工具,更是中国画最基本的艺术特征和表现形式。笔墨构成了中国画区别于其他画种的物质基础,也形成了中国画传承千年的技法内容和规范准则。

每一位画家笔墨风格各异,但有高下好坏之分,其判断依据就是笔墨的审美规范。“以书入画”“骨法用笔”“墨分五彩”“笔精墨妙”等就是古人对笔墨的审美要求。

笔墨也不是孤立的,它不能单独从画面中抽离,它与形象、章法、格调、气韵等画面因素总合为一体。意为笔之体,笔为意之用,技进乎道,方称妙品。

陆维钊  报春  1972

陆俨少 树石画稿  之一  1979

陆俨少  树石画稿  之二  1979

比如,潘天寿先生就认为,以墨线为主的表现方法,是中国传统绘画最基本的风格特点。

它是中国画工具特殊性能的体现,也跟中国书法艺术的用线有关,千变万化的笔情墨趣构成了东方绘画的独特风格。然笔墨之道,最终指向画面所呈现的画家的修养、气骨和境界,故而他说:“画须有笔外之笔,墨外之墨,意外之意,即臻妙谛。”

潘天寿  庭院鸡雏图  1961

吴茀之先生对笔墨的解释同样简明扼要而内涵丰富,他说:“中国画的主要工具是笔和墨。然而以笔墨联称,成为中国绘画上的专有名词,这主要是指画面上的笔踪墨迹,以及寄寓于这里边的笔情墨趣。如说某幅画的笔墨好否,其实几乎包括了作者表现在绘画上的全部技巧。”

吴茀之 梅兰竹菊册  之一  1962

吴茀之 梅兰竹菊册 之二  1962

老先生老学生亲自告诉你教与学

那么,关于中国画,关于笔墨,到底怎么教?怎么学才能传承正脉?

我们来看看,当年的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老先生们是如何做的。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国画因历史原因遭受误解,国画系一度被取消。

1956年,毛泽东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指导方针,中国画的发展出现历史性转机。

1957年,潘天寿出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副院长,国画系也得以重新设立,尤其是1959年潘天寿再度出任美院(已改名浙江美术学院)院长之后,国画系的发展进入“黄金期”。

此时的浙江美院国画系可谓大师云集,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黄宾虹、陆维钊、顾坤伯、陆俨少、陆抑非等老先生在教学上做出了巨大贡献,培养了大批人才,也为国画系今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吴茀之 香祖  20世纪60年代

吴茀之 香谷  20世纪60年代

老先生的教学思路和教学方法有什么特点?

这里无法一一例举。如要提出一两点,首先是言传身教,老先生们注重基本功,要求学生打好基础,并身体力行地引导学生结合自身特点来发展风格。

朱颖人老师说:潘天寿先生认为,绘画成就的高低,虽有个人素质为基础,而正确的锻炼,则是关键所在。他告诫我们不能去搞一些似是而非的魔术般手段,要靠真功夫。一切艺术都有它本身的轨道,你可以开辟或延伸轨道,但不可以脱轨。

老先生们经常切磋技艺,笔墨形式各具特色,但在艺术道路上一直保持着“和而不同”的艺术观点。这些方面留给学生的印象是“人各有志”。他们从自身的秉性、品德、修养等诸方面出发,含辛茹苦地走自己的路,既不违背中国画的本体轨辙,又各创出自己的道路。这对有志于中国绘画的后继者来说具有极深刻的启示。

朱颖人先生笔记内页

其次是勤于示范,将教学、讨论、创作融为一体。

据朱老师回忆:回想起当年为先生理纸磨墨、聆听教言之时,老先生们可以在我们小辈面前坦诚地争论他们之间的不同看法,或者探讨画面上不同的处理方案,这种教育方式对学生是非常有益的,我们可以很具体地揣摩老先生们各自的创作思想、表现手法。老先生各执己见,求同存异,同时还经常要我们参加讨论,发表看法,这极其考验我们的独立思考能力,也是给我们增加见识的机会。这里涉及到诗、书、画、印,以及为人、处事等等,使我们在平日里切身体察到老先生所讲的基础到底是什么。

老先生独特的教学思路和方法,值得今天借鉴和反思。

朱颖人  引得清风蝶影来  1962年


服务区

展览策划:陈永怡 展览执行:郭哲渊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杭州南山路212号)

展览时间:2019年11月22日—2020年1月5日(周一全天、周五下午闭馆)

主办:中国美术学院潘天寿纪念馆

支持单位:常熟博物馆、吴茀之纪念馆、浙江摄影出版社

(特别鸣谢潘天寿纪念馆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