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银行有魄力!湖州、义乌两地多位企业家点赞稠州银行
钱江晚报
2019-12-08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梅丹 

  驱车驶入华祥(中国)高纤有限公司,主干道两排行道树站得笔挺,一直通向厂区尽头,沿着主干道分布着错落有致的红色厂房。在湖州吴兴区这个占地700亩,拥有36万平方米厂房的公司里,每天都要生产1000吨左右的化纤产品销往长三角地区的企业。这样的产能背后,华祥高纤副总经理杨勇直言,需要感谢稠州银行多次及时造血,才能让企业的产能从年销售额10多亿跃迁到40多亿元。

  支持实体企业,是目前各家银行都在努力的事。在湖州和义乌地区,稠州银行多次受到了客户的实名表扬,它的魅力何在?

  面对化纤行业:

  他行压缩信贷,稠行迎难而上

  在华祥高纤这个占地700亩的厂区里,设备时刻运转着,人却并不多见。“我们采用的是德国巴马格设备,工艺和设备都是行业里最先进的。设备24小时全自动化流水线生产,产品供不应求。”杨勇告诉记者。

b8b984b71e1dc75eb884325fc27c252.jpg

华祥高纤车间

  正是这样一家拥有高新技术的制造业企业,在近几年的生产扩容中也遇到了融资难、融资贵难题。“这两年实体企业的发展不是很顺畅,稠州银行在这个时间点和我们有这么大的合作,对企业在支持力度是特别大的。” 杨勇称。在关键时刻,稠州银行从分行到总行,实地探访、深入调研,以非凡魄力几乎是迎难而上,为华祥高纤共授予了2.95亿元的信贷额,帮助企业发挥了生产潜能,提升了产量,助其走出难关。

  2011年初,华祥高纤40万吨单线熔体直纺项目落地湖州吴兴区这块700亩的土地,工程开建。2015年4月,厂房落地,项目进入投产阶段。但由于厂房、设备等硬件设施投入大,使得企业流动资金吃紧。“2015年我们企业开工率不足,产能无法释放。2015年、2016年当年仅实现销售收入13.2亿元和15.8亿元。”杨勇表示。

  2017年,华祥高纤与浙江物产建立了供应链合作关系,产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公司2017年当年实现销售收入33亿元。但是,杨勇表示,由于浙江物产与华祥高纤采用的是分润的合作模式,造成企业财务成本高企。2018年年初,华祥高纤又投入2.5亿元增购德国巴马格设备63台,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和盈利能力。稠州银行湖州分行经过调查,于2018年4月给予了5000万元的授信,支持企业进一步发展。

  此外,湖州当地的银行曾组建银团给予企业将近5亿元的授信支持,但是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和公司隶属化纤行业,银团贷款每年都在压缩贷款,给公司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在此种情况下,稠州银行积极介入。“我行经过讨论和调查,认为给予华祥高纤增额信贷支持,总体风险可控。”稠州银行湖州分行工作人员表示,化纤行业按照稠州银行总行的授信政策,属于谨慎进入行业,大额授信项目给分行、总行各级审批部门都带来了较大的压力。

  2019年3月,湖州分行授信提交稠州银行总行后,总行授信审批部门、风险管理部门积极走访企业了解情况,最终同意给予华祥高纤新增授信敞口2.45亿元。

  “稠州银行灵活,审批决策效率高,让我们又、有更多的融资选择,对我们华祥高纤来说,稠州银行的支持力度很大。”杨勇多次强调,“现在银行间竞争也越来越充分,最终都要以客户为主。”

  帮助客户解除担保链风险

  陪伴企业共同成长

  魄力,是华祥高纤对稠州银行的评价,无独有偶,义乌一家龙头企业华鸿集团的董事长龚品忠也这样评价稠州银行。“我们当时有1.5亿敞口,看起来是个风险,稠州银行有魄力,给了我们6亿元的授信。”

  华鸿集团是一家从事装饰画、相框和镜子生产的企业,旗下有天下画仓、画之都、华鸿文创三家分公司,其中,画之都主要面向欧美国家。龚品忠告诉记者,近两年的贸易摩擦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总体影响不大。“2005年,我们成立画之都,开始做油画。我们花了10年时间,搞懂了版权的门道。2015年、2016年的时候,我们自己的版权进入美国市场。2016年,我们在美国开了分公司,雇佣当地人,用美国人的思维开拓市场。”

微信图片_20191205185651.jpg

华鸿集团样品展示区

  这样一家公司,与稠州银行的大合作始于2016年左右。据悉,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龚品忠意识到了担保链、互保链的潜在风险。“我们给人家担保,如果人家出问题,我们也会受牵连,会被拖垮。所以我就想尽快解除所有的担保、互保。”

  同时,龚品忠也遇到了一个难题,如果解除所有的担保,那么银行贷款就会出现空缺。华鸿没有足够的抵押物来填补,除非银行愿意提供信用贷款。这个时候,龚品忠找到了稠州银行义乌支行,“我们当时提出了两个需求,一个是解除担保,另一个是把我们原来的贷款期限从一年延长到两年。”

  基于对本地企业的熟悉,以及对企业账务的清晰,稠州银行马上就做出了同意的决定。“我们每年有1亿美金的销售额,日均存款在0.8-1亿人民币,流水有8、9亿人民币,这对于银行是很大的支持。”龚品忠告诉记者。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稠州银行能更加清楚地了解华鸿集团。

  稠州银行用了2个月时间,对华鸿完成了1亿元的授信。“我们把他行的业务也都转移到了稠州银行,一个个到期,我们一个个转过来。”龚品忠表示。同时,他也透露,当时这6亿元的授信里,有1亿多都是信用贷款,对于华鸿来说,是极大的资金支持。“因为稠州银行的帮助,我们所有的担保都解除了,风险也小了。6亿元的授信我们实际使用了4亿多,现在贷款实际使用额也在不断缩小。”

  “支持一家企业,需要支持十几二十年,看企业不仅是看报表、抵押物和资产,也要看企业和负责人的人品。银企合作正从简单的借贷关系转成战略合作关系。”龚品忠这样评价稠州银行的金融支持。

以基准利率放贷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运用专业知识 切实为企业规避汇率风险

  义乌是小商品之都,浙江人又爱戏称它为“国际义乌”。在义乌,不少人走出国门,出国做生意,在义乌,也有诸多外国友人来到这片创业热土。在义乌这个城市,每天有天量的跨国贸易在进行。骆文华,这位50多岁的义乌人,从事出口贸易已近20年,“顺顺利利,平平淡淡”,他这样形容自己的生意。但这顺利与平淡背后,也有稠州银行的鼎力支持。

  据悉,早在2001年时,骆文华就开始从事出口贸易和货运生意。2002年,他成立了华皓国际货运有限公司,2012年,他又成立了姜皓进出口有限公司,两家公司主营业务均是海运、空运国际货运代理业务,属于太平船务的一级货运代理,也是义乌众多货运代理企业中唯一的一级货代,可以直接为义乌市进出口企业、二级货代提供订舱服务,为进出口企业降低货运成本。据悉,该公司每年为太平船务订舱量超过5000条标准箱。

微信图片_20191205185838.jpg

华皓国际货运公司墙上贴着世界海运交通图

  “我们的办公地和稠州银行只隔一条街,合作也有很多年了。” 骆文华表示。据稠州银行义乌支行工作人员介绍,骆文华与稠州银行的合作已有十多年。截至2019年9月,华皓国际货运在稠州银行的结汇量达到了2800万美元,属于义乌支行的优质老客户。同时,华皓下属母子公司(华皓、姜皓、臻皓)在该行的合并年结汇量约3000万美金左右。

  “我们在华皓开办之初,就提供了各类金融服务。在信贷业务上,我行为其核定贷款利率为基准利率,充分降低了企业的贷款成本。”稠州银行义乌支行工作人员表示,同时,稠州银行还为该企业引入了“税易贷”创新贷款产品,对企业纳税数据进行充分分析,通过与税务部门合作,精准定位,提高放款效率,预计将每年为企业增加200万人民币的信贷额度。

  除了融资需求,外汇结算业务也是华皓的痛点。“我们合作的有些银行资金结算不是很通畅,对于我们的业务影响比较大。但是相对而言,稠州银行更变通一些,更加灵活。” 骆文华称。据稠州银行义乌支行工作人员介绍,对于企业为名录A类的企业,该行在确定其贸易背景真实的情况下,可为其提供便利化结汇方式。“企业通过网银提交‘易结汇’申请,我行收到网银结汇申请后,及时为企业办理结汇。能节约企业往返银行柜面结汇的时间,提供时效,避免相关损失。尤其在今年,汇率变动频繁,我们及时为企业提供汇率波动参考,介绍各类汇率避险产品,从专业角度为其带来指导,提升服务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