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2019年度浙江十大考古发现揭晓,德寿宫遗址等入选
钱江晚报
2019-12-08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宋浩 李蔚

考古事业又走过一年,在2019,浙江考古界有哪些重要发现?12月7日到8日,“2019年度浙江重要考古发现评选”在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举行。

微信图片_20191208122613.jpg

8日上午,2019浙江十大考古发现结果揭晓,分别是:

义乌桥头遗址考古发掘

红彩彩陶

部分彩陶纹饰

位于义乌市城西街道桥头村的桥头遗址,发现于2012年,地处金衢盆地义乌江北岸。

2014年开始发掘,共布设探方28个,发掘面积约2400平方米。目前,发掘已清理至第8层,其中第5-8层为上山文化层,代表了遗址的主体文化内涵。

这是一处环壕聚落遗址,遗址的东、南、北三侧为人工挖掘的环壕,西侧被河流冲刷破坏,中部为略呈正方形的不完整台地。

中心台地上山文化地层及遗迹中出土的遗物非常丰富,存在多处陶器成组置放的“器物堆”或“器物坑”。

两座“上山文化”中晚期墓葬M44、M45中,墓主骨骼保存完好,是浙江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墓葬详情请戳“最早的浙江人”,醉卧桥头8000年

宁波奉化何家遗址考古发掘

河姆渡文化晚期栈桥

位于宁波市奉化区方桥街道何家村,分布面积约14800平方米。目前发掘约1/8。

遗址文化堆积年代由早至晚分别为河姆渡文化三期、四期,良渚文化时期、商周时期和唐宋时期,以史前时期遗存为主。年代以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时期遗存为主。

遗迹现象发现有干栏式建筑、栈桥、墓葬、灰坑、水井等,出土主要见有釜、鼎、豆、罐、异形鬶、石钺、石锛、木桨、地梁、木柱、木板、木桩等,增加了史前文化的研究素材。

温州市藤桥镇屿儿山遗址考古发掘

东汉墓的石砖

位于温州市鹿城区藤桥镇上寺西村北部,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发掘面积700平方米。

主要发现可分为“好川文化”及汉六朝2个时期的遗存,好川文化属于新时代晚期。

好川文化上接良渚文化,下接马桥文化。它与良渚人究竟有什么瓜葛,戳这里详读好川人藏着良渚的DNA

安吉龙山107号墓(八亩墩)考古发掘

出土的绿松石

墓园结构全景航拍图

位于浙江省安吉县递铺街道古城村,是龙山越国贵族墓群中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一座完整墓园。

根据墓葬形制、随葬品面貌初步判断,墓园范围内墓葬均为春秋晚期的越墓,中心主墓为越国高等级贵族墓。加上外围陪葬墓(小型土墩)和隍壕,墓园总面积达35000平方米。发掘共清理一座中心主墓和31座陪葬墓,出土印纹陶、原始青瓷等随葬器物500余件,另有大量以绿松石为主的玉石器需转移至室内进行实验室考古清理。

该项发现对研究春秋晚期越国的政治和历史文化变迁、越国的疆域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安吉龙山107号墓(八亩墩)考古发掘。本报记者曾进入现场详细跟踪,详情戳链接2500年前的绿松石头饰,太美了!安吉发现全国罕见的越国贵族大墓

宁波城区西门口汉唐遗址考古发掘

东汉的筐

民国效实巷

2019年5月至11月,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厦门大学在2016-2017年罗城城墙遗址(望京门段)发掘区东侧开展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

发现了民国效实巷,南宋至明清的道路和居住址,唐代的墓葬和灰沟,以及东汉和东晋南朝的有关遗迹。

杭州市临安区潘山吴越国建筑遗址考古发掘

吴越国时期穿墙排水系统

遗址主殿台基

位于杭州市临安区青山湖科技大道北侧,西距临安城区约5公里。

共发现吴越国、宋两组不同时期的建筑遗迹:吴越国时期建筑遗迹,包括主殿基址和四周散水、东侧房址、水井及围墙墙基等;宋代建筑遗迹,主要有散水和天井等。出土有较多吴越国至宋时期莲花纹瓦当、鸱吻、板瓦和同时期各类瓷器残片等。

出土有较多吴越国至宋时期莲花纹瓦当、鸱吻、板瓦和同时期各类瓷器残片等。

该遗址发现反映了吴越国至宋代房屋建筑风格的融合与变化,对建筑考古和吴越国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黄岩沙埠竹家岭窑址考古发掘

青釉凤纹大盘

窑炉全景

位于台州市黄岩区沙埠镇青瓷村与廿四都村交界地区,窑炉区域揭露出规模庞大的龙窑窑炉,是浙江地区目前已发掘的两宋时期保存最为完好、结构最为清晰的窑炉遗迹。

窑炉遗迹保存状况良好,窑业技术与面貌丰富,对于探索越窑、龙泉窑乃至耀州窑等不同窑业文化之间的交流与传播,也具有重要价值。

杭州市上城区南宋德寿宫遗址考古发掘

发掘区域西区

发掘区域东区航拍图

南宋德寿宫始建于绍兴三十二年,先后有秦桧、宋高宗、宋孝宗及女眷居住。与南宋皇城遥相呼应,坊间也称北大内,占地面积近17万平方米。

此次发掘区域位于德寿宫前苑西北部,局部涉及中轴线位置,发掘面积6800平方米。

新发现有大型宫殿基址、砖砌道路、砖砌庭院地面、台阶、假山基础、排水设施等各类建筑遗迹,出土遗物3000余件。

遗址区内南宋早中期遗迹之间多存在叠压打破情况,按时代早晚排序依次为:秦桧宅邸-德寿宫时期-重华宫时期(慈福宫),其中秦桧时期遗迹揭露较少,多为德寿宫及后期修改建时期遗迹。本报记者曾详细跟踪,详请请戳德寿宫遗址中的秦桧老宅,出土了一个很特别的大缸

武义溪里窑址考古发掘

窑炉后段的排烟遗迹

位于武义县熟溪街道温泉小镇溪里村瓦灶山南坡,发掘面积650平方米,揭露龙窑1座,挡墙6道,房址1座,清理了厚达3米的废品堆积。

窑址中还出土了大量青瓷标本和窑具,产品以碗为主,有明显的龙泉窑特征,时代为元代中晚期。

杭州市钱江新城古海塘遗址勘探发掘

乾隆末年的石塘

钱江新城七堡单元F-R21-01地块条块石塘、鱼鳞石塘、柴塘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钱江新城古海塘遗址进行考古发掘,首次发现柴塘和石塘并行的双塘结构海塘,发现并确认石塘的起点位置。

柴塘为清康熙年间始筑,石塘为清乾隆49年至51年修筑,鱼鳞石塘为清嘉庆年间修筑。此次发掘明确了条块石塘和柴塘的营建工艺,明确了文献中“重障”的具体做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191208122615.jpg

省文物局副局长郑建华表示,虽然评出了10项发现,但并不代表其他发现不重要,其他有的还在发现过程中的,以后会有更多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