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艳玲杭州收关门弟子:卫东,我收了你吧,不然到那个世界我会惦着
钱江晚报
2019-12-14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黎 吴煌 摄

项卫东双膝跪地,向裴艳玲拜了三拜。

12月14日下午2点,杭州,古戏台,海报上书:裴艳玲先生收关门弟子暨项卫东拜师仪式。

老师裴艳玲。即便没有看过她的现场,也应听过她的名字,她的《林冲夜奔》,还有黄蜀芹根据她的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人·鬼·情》。唱念做打俱佳,京梆昆乱不挡,一个演了一辈子男人的女人,活武松、活钟馗、活林冲——说的,都是她演过的大男人。

学生项卫东。浙江昆剧团演员,工武生、兼学老生,扮相俊武,在武生界素有“金嗓子”之美称。代表剧目有《夜奔》《蜈蚣岭》《挑华车》《小商河》等。

此前,裴艳玲已收了24个徒弟。虽然名为拜师,但项卫东已经跟老师学了很多年戏。

1991年,项卫东在电视上看到了裴艳玲的《林冲夜奔》,“这就是我要学的戏!”1992年,他给当时的浙江昆剧团团长汪世瑜写了一封自荐信,第二年,正式成为浙昆的演员。

2013年7月,浙江省文化厅主办的“新松计划”第八期全省青年表演人才(武生武旦)高级研修班开班,裴艳玲担任武生班的“总教头”,手把手教项卫东学戏,还把鼓师、笛师请到家里,为他排《夜奔》。

行三拜之礼,敬茶,献花,互赠礼物——见过几次梨园行的拜师仪式,今天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台下坐着这对师徒的推荐人——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汪世瑜,保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玉声。有推荐人,有保人,也是梨园行拜师的规矩。

_H4R9177.jpg

_H4R9202.jpg

项卫东念完一段长长的文言文拜师贴,主持人请裴艳玲上台讲话。

布衣,靸鞋,裴艳玲一贯的穿着,豪气,潇洒。

接下来,整整10分钟,掌声响起4次,台下的我们,要落泪了。

_H4R9230.jpg

_H4R9161.jpg

裴艳玲:

我是个粗人,刚才卫东说的文言文,我不习惯,不舒服,我还是说白话吧,粗人讲粗话。

每当学生跪在地上的时候——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拜自己的父母,其次就是拜师父,我成为人家的师父,我们中间还有汪世瑜老师、李玉声老师,做我们的推荐人和保人。

我特别看重。保人,保学生,好好学,又要保我本人,要好好教,所以我本人在这里又高兴又有负担,我不能对不起我们的介绍人和保人。

很多人说裴艳玲是国宝,那都不算数,我得做一个合格的艺人。

为什么这次收徒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我说,卫东,我收了你吧。那是因为在那之前,在我的意识里,从来没有生病,也没有死亡的概念。后来突然间,有人告诉我,我会怎么地怎么地。

我说,人还会走吗?那个世界什么样啊,我也不知道,特别紧张。武松打老虎我也打不了了,戏也唱不了了,西皮二黄也没了,特别留恋。想来想去,反正也快走了,那就走吧。

结果,上帝不要我,又把我扔回来了。

那一个礼拜我就想,我要好好还我家人的账,好好周游世界。第二个礼拜我又想,还是唱戏好,虽然腿也抬不起来了,人也颤颤巍巍的,但是我还是觉得那是属于我的天地。这个时候我又变了主意。既然你不收我,我就要用剩下的时间多去舞台上转转,我做什么好呢?我就想到了,看到可以收的那个人,喜欢艺术的人,人品也可以,不留遗憾。

所以我今年就跟卫东说,卫东,我收了你吧,不然我到了那个世界我会惦着这个事儿的。

我也是普通人,我也不愿意走到那天,不想留下遗憾,留下没办完的事儿。

杭州,有很多我很崇拜的人物,我师爷李兰亭是北派代表,南派的代表就是盖叫天先生。有一次在杭州演完《响九霄》,我沿着盖老先生的墓地转了三圈,磕了三个头。还有陈大护先生,在梆子团的时候,他到后台看我。

今天,我为人师表,我要做得像个样。舞台上,我也不好,也不错,但做人这方面,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第二条生命给我了,我一定要做得真真实实,生龙活虎,我要做好,你们都是我们师徒的见证人。

梨园行有很多像样的师父和徒弟,也有很多不像样的师父和徒弟,我选择做个像样的,我也会教导我的徒儿做个像样的。艺术可高也可低,你以后跑龙套没关系,但人要做一个有品位的,不要做低下的人。

反正在我有生之年,今年也72了,还能再有72吗?都没关系,72天也好,72个小时也好,不管多长多短,我永远都要在你们面前做一个合格的,让人在人前人后都能鼓掌叫好的一个好老师。

我今天也算表了一个态了,希望我的朋友保人们见证,不会让你们失望,你们放心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