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交接|25位老师6年接力,在家上完小学的淳安女孩,要上初中了
钱江晚报
2020-07-02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首席记者 鲍亚飞 通讯员 蒋奇 章安东 杨念先

一天又一天。这列接力“送教”的火车,终于到站了。

淳安双源完小校长蒋有兵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六年前,“发车”时的那个雨天。 

一个又一个。只有她是那个最特殊的孩子。

浪川初中校长蒋良君前来“接站”,然后负责把孩子护送到下一个阶段——这一护,又是一个三年。

两位校长在7月1日握手,像一种使命的交接。

他们在这一天讨论的中心话题和一个16岁的女孩有关。汪凌莹,她不能走不能站,却在老师们羽翼的呵护下,在家中念完了小学。2017年5月30日,钱江晚报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个故事。

微信截图_20200702184711.png

报道链接:12个班主任一个娃!杭州13岁姑娘有个VIP课堂,老师轮流为她送教

陪伴汪凌莹读书的是双源完小的老师们,他们每天从学校走向凌莹的家,数学、语文、音乐……一节节课就在老师们的奔忙中上完了。

没有人统计过,在过去的六年时光里,完小的老师们在小姑娘的家中上了多少堂课。一个大概的数据是,共有25位老师“担任”过凌莹的班主任,送教的路至少走了3000公里。

现在,汪凌莹小学毕业了。等9月开学,她将是一名初中生。爱心的接力棒,传到了下一波老师手中。

25个班主任6年在大山里走了3000公里

她是一个16岁的残疾孩子,名叫汪凌莹,和别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有25个“班主任”。

老师到汪凌莹家上课

从2014年9月1日开始,先后25位班主任给她在家中上课。6年里,老师们每周都会到这个学生家中去,然后,阁楼、卧室、院子,都成了课堂……

每次给她上课,班主任就得跑8.5公里山路。每一次就医,小凌莹在哪里老师就在哪里:县城、省城——这样算下来,浙江淳安浪川中心小学双源完小的老师们在六年里带着特殊的讲义、书本和尺子,至少跑了3000公里。

时间回到2014年8月31日。

蒋有兵那天很忙,他接到调令从淳安界首中心小学去到浪川乡双源完小。当时学校有六个年级,84个孩子,17个老师。这所完小是浙江最西部的小学之一,从学校继续西行,山脊的另一侧是安徽歙县石门。

同学给汪凌莹送书本。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办公。一个中年男子用后背顶开门,怀里抱着一个羸弱的孩子走进来。蒋有兵正想开口询问,中年男子把孩子放在木质沙发上,抱歉地看了校长一眼,很快下了二楼。 

男人又上来。这一次,他抱着一名女子,30多岁。男子弯背站在一旁,汗水、雨水混在脸上——先抱进来的是他女儿,10岁,不能走不能站;后抱上来的是他的妻子,腿部明显变形。 

汪凌莹一家三口,就这么“站”在了蒋有兵面前。  

“孩子想读书,非常想。”蒋有兵说。他一边招呼男人坐下来,一边快速“盘算”着给这个特殊的孩子上课的只法。

“当时想了一切办法,插班上学的汪凌莹却只在学校上了一天课。生活上的问题根本没法解决,学校计划‘劝退’。”

蒋校长正要送走汪凌莹,小姑娘却牵住了他的衣服:“校长,求求你让我读书吧,不读书,我爸妈老了就没人养他们了。”

9月4日,一个“各科老师轮流送教上门,每周半天”的计划成型,并得到了全校所有老师的支持。

6年12个学期,老师们风雨无阻——先后在学校任教的25个老师,比如王彩君、唐晓莉、王苏妹,其中也包括蒋校长自己,无一例外都兼着汪凌莹的课,他们也都是汪凌莹25个“班主任”中的一员。

小学毕业这一天,她说:我还有书读

7月1日,汪凌莹小学毕业了。

(同学们描绘的每一块地砖都见证了成长)

也正是在这一天,几乎所有的“班主任”都出现在了小姑娘面前。

大山里的毕业典礼很简单但很温暖

她有些恍惚:原来同班同学长的是这样子,他们成绩那么好唱歌那么好听;原来被她记在作业本上的老师的名字,竟然有这么多人。在父亲的帮助下,轮椅上的小凌莹去了四楼的教室——那个她读了六年书却无比陌生的地方。

教室原来是这样的:整齐桌椅;五彩墙报。黑板上认真写着:小升初毕业典礼。

她说她知道的,每一个老师都对自己很好;她说她知道的,每一个同学都给过自己帮助;她说她知道的,她已经小学毕业,接下来还有书读。

汪凌莹说话的声音很轻,有些紧张,她展开一张A3大小的素描纸,除了父母,画里画的竟然都是学校、同学、老师。“我想说谢谢的,但只是这样是不是太‘轻’了?我是不是应该更加努力一点,把书念得更好?”她说。

画这幅画前,汪凌莹已经知道,她还可以继续读初中,和其他所有小学毕业生一样。

爱的交接:小学初中的校长们都细无巨细十分认真

汪凌莹真的还有书读吗?要知道,小学阶段老师上门授课走个来回步行要50分钟。初中离家远,成年人步行一个来回要160分钟。而且,不是每年只走一次,而是学期内的每一天。

这场爱的交接,老师校长们都很认真,事无巨细。

不要说小姑娘自己不敢相信,就连身边很多亲人都不敢相信。

每个人都担心,但如果你昨天去了现场,这种担心就不会存在。钱报记者全程参与了这场特殊的毕业典礼,见证了这所杭州“大山最深处”小学发生的感人故事,也看到了一批最美的老师。

记者见证了下面这个非常具有冲击力的画面:

毕业典礼刚刚结束,走廊上站着三个人,一个是完小校长,另外两个是浪川初中的校长和副校长。小学校长不厌其烦、细细介绍;初中这边两位校长也事无巨细,有关凌莹同学的事都一一打听清楚——这是一场交接仪式,是一次爱的延续,也是一份责任——因为这关乎着一个女孩的未来。

“首先要感谢双源完小的老师辅导帮助了凌莹同学6年,是他们让接下来的初中学习有了可能。”淳安县浪川初级中学校长蒋良君说,他希望授课书本知识的同时,还能让凌莹试着触摸社会。

“课本内容不刻意要求,应用课程要全力以赴。”他说,经过几次讨论,学校一方面确定了送教小组的组成,另一方面也给汪凌莹同学定制了专门的课程——电商。他进一步解释:“学校会围绕‘电商’这个中心,发散开来教给她一些基础的与人沟通的能力、口头表达的能力和使用电脑的能力。并让所学的知识有所用,最终实现她自食其力的梦想。”

目前,考虑到汪凌莹的具体情况,浪川初中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专门的电脑和网络设备。“等汪凌莹适应了我们,并且学得开心,我们会给她增添更多科目,音乐、美术、语文、数学、英语课程都会开设,而且会注重课程的实用性。”

原来早在去年六月,双源完小、浪川初中就针对汪凌莹的求学问题进行了对接,现在已经“东风就绪”。

淳安县教育局副局长徐建平认为,面对特殊的孩子,要用特殊的方式,在特殊的条件下,开创特殊的教育,并给她创造一个和其他孩子尽可能一样的学习环境和人生机会。“汪凌莹同学是个例,但这个个例反映的就是淳安教育的一个层面——保障每一个孩子都能求学求教、共同向上。”徐建平说。

小学六年已经结束,再过三年,汪凌莹19岁,幼时孩童已至青葱少年。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来看——时间过得很快。每一个人的成长,没有早一点,没有晚一步,四季依然更变,而孩子已然蝶变。

发自内心地想要感谢浙西大山深处的这些老师和校长们:是你们的不弃,是你们的“一个都不能少”给了孩子希望,给了孩子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