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五条人:名和利来了吗?简直是被包裹着!
钱江晚报
2020-10-19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宇浩

艺人候场帐篷里,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捧着手机,正在看五条人为某剃须刀新拍的广告片。因为笑,侧脸肌肉时不时快速翕合着。

微信图片_20201018231924.jpg

离开手机屏幕,视线往后,仁科和阿茂正在以每秒钟一颗的频率磕着瓜子,下巴上剃得光溜溜。因为这个剃须刀广告,“体毛并不旺盛”的仁科和阿茂,奋力花了一天留胡子,两个男人觉得“比写歌似乎要难一点。”

“别犹豫,剃须就用它!想要做到潇洒人生、直来直往没那么easy!”看着广告片里,仁科用他依旧塑料的普通话说出这些台词,你不得不承认有种奇妙的煽动性,就像乐夏舞台上,大家总想捞他们的那种冲动。

成立12年,出了6、7张专辑,得过一些奖,但在这个夏天之前,大多数观众还是对五条人一无所知。《乐队的夏天》,成了他们捅破天窗的机会。

总决赛录制时,周迅问五条人红了什么感觉,仁科回答“飘了,little膨胀”。确切地说,节目还没播完,他们商演、广告、直播、综艺,已经接到排不进日程,一位海丰县的好友戏谑,“他们现在成了真正的五条人——上了五个发条的人”。

微信图片_20201018231241.jpg

10月18日,在慈溪氧气森林音乐节上台前仅有的一点时间里,尽管前台音量一直震得耳膜嗡嗡作响,但仁科依旧觉得“No Problem”、“这样聊也不错”。

这种随性,就像音乐节彩排当天,他们在一张小饭馆的点菜单上,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下曲目单递给调音师,空白处还有几滴油点子(当然,毫无意外地,现场他们也完全没按这个顺序来)。

微信图片_20201018232319.jpg

终于,在吃完一大袋瓜子后,工作人员提议大家可以合张影,五条人爽快地答应了。整个拍照过程中,阿茂一直在旁边努力踮脚,仁科则一本正经跟记者握握手:“下次来杭州找你。” 

小时新闻:乐夏最终拿到了第2名,满意吗?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拿冠军?

仁科:原本我们一直想拿第5名,因为“五”嘛,正好可以跟五条人对上。后来发现“2”也不错,你看,这个“2”倒过来在镜子里看,就像一个“5”(这是什么魔鬼逻辑……)

小时新闻:节目组采访你们时,你们曾直言不讳,来乐夏就是为了名和利,现在有感受到这两样东西扑面而来了吗?

仁科:你这个用词不行,岂止扑面而来,简直是整个被包裹好吗!

小时新闻:现在工作计划排到了什么时候?

阿茂:这个得问我们经纪人,我们只管跟着她走(跟经纪人确认,到年底前各种活动已经几乎排满)。

微信图片_20201018231234.jpg 

小时新闻:之前不是拍了个剃须刀广告么……

仁科:额……我们也是到了现场才知道拍的是剃须刀广告。不过it is easy,no problem。

阿茂:现在还有烧烤店找我们代言,这个我们都交给经纪人去评估。

小时新闻:用一句话形容一下你们现在的状态吧?

阿茂:空中吉普赛人。

仁科:对对,空中吉普赛人。

微信图片_20201018231247.jpg 

小时新闻:现在红了,之前有说机场上个厕所都被人拉着合影,找你们合影的粉丝,美女多还是中年大叔多?

仁科:发尾剪成那种碎发的比较多。

阿茂:你还观察得这么仔细??

仁科:(指着记者)还有像你这种发型的也不少,哦对对,戴眼镜的大概也总有1/5。

小时新闻:接下去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仁科:对对,我想起来了,(合影的)拿iphone手机的比例也不少(深陷上一个问题无法自拔)。

阿茂:接下去就是做新专辑,十几首新歌其实在疫情期间都已经写好了,剩下的就是录音和编曲,争取明年年初拿出来吧。

下载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