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学啥最重要?院士邱爱慈回母校,给杭十四中学弟学妹一个建议
钱江晚报
2020-10-26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沈蒙和 通讯员 夏珍珍

问:“现在的科研条件越来越好,会不会跟老一辈科学家艰苦奋斗的精神相矛盾?”

答:“条件越来越好肯定是有利于科研人员专心搞研究的,但现在我们的研究往往是在关键科学领域开荒式的推进,更多的挑战是来自于科研过程中的,所以,艰苦奋斗的精神应该是永不过时的,当科研人员在面对未知时,更需要克服苦难,甘于寂寞,这样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突破。”

上述问答,来自一场院士讲座,提问的是杭州第十四中学一名高一学生,回答的是当今中国女将军中唯一的院士一一邱爱慈。10月26日上午,邱院士重返母校杭十四中,与学弟学妹们面对面聊科研、谈奋斗,回忆自己的中学时代。

邱院士向杭十四中学子赠书

邱院士1941年11月出生于浙江绍兴,1953年考入浙江省立女子中学(现杭十四中),从初中到高中,在这里度过了6年中学生涯。

她是高功率脉冲技术和强流电子束加速器专家,西北核技术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主要从事电子束加速器研制,改进工作。在西北核技术研究所工作期间,她负责成功研制中国束流最强达1MA的低阻抗脉冲电子束加速器“闪光二号”。由于该项目当时只有美国、俄罗斯、英国研制成功,因此邱院士的成功被《人民日报》称为“我国加速器研制跨入世界行列的标志”。

听邱院士做讲座,杭十四中的学弟学妹们印象最深的是:这位年近八旬的学姐,身体超好,思路超清晰。而邱院士本人,却把这归功于母校当年的素质教育。

“绍兴是典型的江南水乡,杭州也是,但它的格局更大。”60多年前,沿着钱塘江来到西湖,第一次出远门的邱院士感觉眼前多了一条路,等待她去探索。

“我们校园紧挨着六公园,西湖边的景色时隔多年基本没变,生态还是那么好,以前我们爬到树上抓麻雀,现在人们站在树下看松鼠。”邱院士接过杭十四中校长唐新红代表学校赠送的纪念册,看着一张张母校的老照片,曾经的学生生活仍历历在目,“我们在西湖边春游,去过龙井采茶,常在钱塘江里划船……这张俯瞰校园的照片我最熟悉,因为当时麻雀要吃粮,我和同学还爬到学校屋顶上抓过麻雀。”

邱院士和唐校长一同翻阅老照片

1954年10月,罗布泊上空传来一声巨响,一朵历史生的蘑菇云腾空而起。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让人们记住了大西北戈壁的一个地方一一马兰基地,那里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西北核技术研究所,走出了一代又一代科学家,邱院士是其中之一。作为江南姑娘,却在条件艰苦的新疆沙漠扎根了数十年,她告诉学弟学妹们,这得益于母校除了文化课,更重视劳动教育和体育锻炼,让她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成长为身心强健的吃得起苦的科学家。

这次和学弟学妹面对面,她还希望能将“艰苦奋斗干惊天动地事,无私奉献做隐姓埋名人”的“马兰精神”传递下去。

她与那个时代的许多大学毕业生一样,认定“相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她来到马兰西北核技术研究所工作并留在了大西北。在几十年中,她的足迹遍布戈壁大漠和黄土高原。怀着对国家的热爱和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她与同事们一起艰苦奋斗,为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成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舍弃小我、团队齐心的“马兰精神”的现实传承人。

讲座中,她激励大家在科学的道路上砥砺前行,在人生的征程中不忘初心,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大力协同、无私奉献的马兰精神是青年人成长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