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离婚,儿子捧来一张全家福,杭州闹市一户“幸福家庭”突然来了法院干警
钱江晚报
2020-10-29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拱法

强制执行之际,看出人情冷暖。

昨天(10月28日)上午,杭州城北某小区602室,法院执行干警和搬家公司十来人在屋内忙碌,将物件清点打包。

突然,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斜挎着包打着电话跨进门来“你们做啥,你们做啥”。

“钞票我不认的,在法院里上次我签的调解书我也不认的”……

这似乎是一次有难度的执行。

微信图片_20201029122453.jpg

但是,今天上午,拱墅法院执行局法官吕婷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30余万元执行款打进来了。

这其实是一起标的额蛮小的民间借贷案的强制执行。作为女法官,吕婷在这起案件中看到的听到的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DSC01791.JPG

不靠谱的中年大叔

昨天上午九点,拱墅区法院执行局大厅内,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于雷一声令下:为了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六稳”、“六保”目标,按照上级法院的工作部署,今天我们开展集中执行活动,大家按照预定方案开展行动!一时间,警灯闪烁,三十名执行干警分乘多辆警车奔向目的地。

DSC01804.JPG

吕婷这一路来到城北某小区。

案件起源于一起民间借贷,2018年,金某某向丁某借款18万,久拖不还,丁某起诉,一审拱墅法院判决金某某还钱,金某某上诉至中院,后来双方在中院法官的主持下,两人达成调解,由金某某还给丁某本金、利息、律师费、诉讼费等20余万元。

但是,既然今天要走到强制执行这一步,那是因为金某某又反悔了。

DSC01808.JPG

法院约好搬家公司开锁师傅上门了

从去年8月5日执行立案至今,承办人吕婷都不记得和金某某联系过多少次。

每一次他的说辞都会有变化。“我借钱是帮朋友借的,我没用到,不能由我来还”“中院的调解书不是我真实意思”“在你们这里签的还款承诺书啊,我也不认”……

金某某名下没有其他存款等财产,只有一套位于杭州城北某小区130平方米的商品房,目前市场价值500余万元。

去年10月,法院告知金某某:法院将依法采取强制腾退措施。

今年8月,法院将金某某的房产强制断电。

昨天,法院约好了搬家公司、开锁师傅,上门强制腾退。上午9点半,敲门无人应答,法院工作人员让开锁师傅开了房门进入。

按照强腾的操作,由搬家公司人员将屋内物件整理打包,法官在旁拍摄记录。

DSC01818.JPG

老婆说着说着就哭了 

金某某是十点半赶到的,因为态度蛮横拒不配合很快被采取强制措施带上了警车。

随后,金某某的妈妈来了,他的妻子周某也来了,周某的小姨也来了。

几个女人说着说着,吕婷就难受起来了。

其实,之前和金某某的妻子和父母也交流过。

金某某夫妻俩是杭州人,刚40出头,有两个儿子,大的初中,小的刚上小学。这套房子是女方父母送给他们当婚房的。两个孩子经常有双方的老人帮忙照顾。

外人看来,这一家子的日子还是挺安乐而美好的。

微信图片_20201029122500.jpg

“实际上,不是这样的,他5年多没工作了,说在投资,到处借钱,两边老人都替他还了100多万,家底都掏空了”,“他说的投资,钱都是有去无回的”“这两年来,他半夜里有时候会突然坐起来扇自己耳光,还要拿刀伤自己”。

周某说她不是没想过离婚,但是有一回小儿子拿了一家8口之家的全家福走过来说“我就要我们全家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生活在一起”,周某就心痛得不行。

搬家公司在床上发现几个鼓鼓的红包。法警拿给周某,周某又哭了,这是家里老人给孩子的。

吕婷扶周某在沙发上坐下,递给她一瓶水,“我也是女人,也是做女儿的,也是当妈妈的。”

吕婷说,中年女人的难处她都懂,但这是法院强制执行,抗拒强制后果很严重的……执行法官吴煜也耐心地做亲戚们的工作。

哭起来,水瓶里的水洒落到地板上,周某站起身来拿抹布擦干净,在她身后的墙上,是他们的全家福和孩子们的获奖留影。

昨天申请人丁某也来了现场,他说他再也不相信金某某会还钱,坚持要求法院强腾。

吕婷跟周某说,要不,你们再想想办法,做个承诺,明天就把钱打到法院来。

吕婷又说服丁某,反正就明天。

丁某勉强点头,吕婷让周某写下承诺书,这边吕婷赶紧指挥腾退暂停。

那些已经打包好搬到楼下的物件,又被重新搬了进来。

好在,今天一早,周某就履约了。但是,昨天这一番折腾,搬家公司的种种费用也是要被执行人承担的。

中午,执行干警扒了一口盒饭,又赶赴下一个执行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