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的人|第一次见面
钱江晚报
2021-03-08

□沉烟

17:43分,约好的晚餐时间就快到了,老公竟然说“我们再换一张桌子吧”。“不行!已经第三张了。”我果断拒绝。我俩好像犯了选择综合征,为了体现主人的周到,频频换桌,生怕因为桌子的问题怠慢了来吃饭的客人。

马上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是儿子和他的女朋友。女孩是儿子读研时在大学里相识的,确定关系后,我们看过她的一些照片,有淡妆的,有素面的,有侧面的,也有戴着口罩的,温柔恬静的模样和我预想的一致。现在不像30年前了,信息不再是一张柯达彩照,亦或是电话那头的只言片语,而是引擎的搜索网,度娘的回车键,只要输入姓名或关键地址,一行行的信息就会跨越地域时空,瞬间展现在你的面前,如果曾被媒体报道,被公众号宣传,图文信息比白字黑字还真实。

和女孩相关的信息都是团建活动、比赛获奖或是录取名单。这让我很是宽心,真材实料,积极向上,绝对不会碰了面就“见光死”的。这和儿子名字上网搜到的信息差不多。在这个网络时代,门当户对,或许可以改一改,改成“屏当网对”了。

令我们唯一担心的是,女孩的老家离我们家有1000多公里,距离远之外,让人担心的还有两地间的城市差距,将来成家落户在哪里?老公倒是很看得开,“关系处得不好,就是一个城市也难得见面”。我想也是哦,又不是在国外,来去不需签证,想去开个车,也就一天两天。再说了,相隔远些,才会有不同的风土人情。

不过,女孩不是这么想的,她有些顾忌,一线城市的家长会不会有偏见?她朋友圈里也确有这样的家长,嫌弃孩子找的对象是三四线城市,最后硬生生被拆散了。因此女孩执意安排在开春的一天过来和我们见个非正式的面。啥是非正式见面?就是不进家门,像好朋友般聚个餐聊个家常,以增进彼此的了解。时间定在晚上,大家都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我们选了杭州延安路上的一家店。这里离女孩住的酒店近,又是百年老店,有特色。网上看了评价,我还不放心,一大早,我和老公就去实地看。包厢有人数要求,只能选择大厅。看着敞亮的大厅,有近10米的苏堤实景长卷照,人在桌边坐,犹如置身西湖的水光山色里,间距也还好,就这么定了。就是大厅不预定,一定得在下午17点前亲自占桌子。

中午我和老公胡乱吃了几只南方大包,回家小歇。醒来一看,不早了,老公打开衣柜,第一次纠结自己的穿搭。这裤子太肥,这裤脚太小,这双鞋太冷,这顶帽子不搭,最后终于选定一套搭配,而且坚持不戴帽子,说是得显示头发比较茂盛。我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催着他赶紧出门。

女孩送的华为运动手表,儿子提前一天给我们戴上了。显示我们已经走了1万多步,我估摸着有5000步是因为选酒店,有500步是为了换桌子。证明对于见准儿媳这件大事,大脑皮层高速运转,调动躯体愉快运动哈。

点了菜,加了水,我一边等,一边端坐着佯装看苏堤长卷。

17:45分,很准时,儿子和女孩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立在了我的眼前。“叔叔阿姨好!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就买了这些水果。”女孩的声音轻柔真挚,不疾不徐,有种消除隔阂的魔力。我欢喜地打量女孩,身穿黑色的长款羽绒衣,没有浓妆艳抹,镜片后面的眼睛笑眯眯的,和照片里一模一样。落座,女孩脱下外套,橄榄绿的毛衣像是妈妈亲手编织的,很是亲切的那种。

我们一边吃喝,一边聊天,聊着对杭州的印象,对各自工作的感受。从交谈中知道,儿子和女朋友用半天时间,逛了胡雪岩故居,看了美术馆,吃了杭州某网红面,还去趟超市,行程可谓丰富,看来是做足了功课。女孩对于入职时下派基层锻炼的事儿,说得津津有味,没有丝毫抱怨,让我读到了她内心的承压能力。其实对于准儿媳的选择,我和老公早有共识了,只要女孩人品好,有能力,俩人在一起感觉到幸福就可以了。

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东坡肉、葱包烩等杭州名菜也听到了我们交谈,欢快地钻入我们的五脏庙。临别时,老公悄悄地问“要不要大家合个影”,我想非正式见面,不能有正式照片吧。

回来的那晚,我足足睡了9个小时。第二天早上,老公说:“七上八下的心终于都落下了。”我则说:“好像我们多了个女儿耶。”老公讥诮:“那要看人家是不是认你这个娘。”

哈哈,我相信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