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新闻记者连线巴以冲突下的中国留学生:空袭密集,连续三四天没睡安稳觉
钱江晚报
2021-05-17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巴以双方冲突事件持续升级,愈演愈烈。

从5月10日开始,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了数百枚火箭弹,以色列则对加沙地带实施空袭回击。据悉,这是近7年来,巴以之间最严重的军事冲突。

据央视新闻,16日,巴勒斯坦卫生部门官员称,巴以新一轮冲突已造成174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色列官方称,冲突造成10名以色列人死亡。15日,加沙地带一栋有多家媒体办公室的多层建筑遭以军空袭。

微信图片_20210517172648.gif

巴以冲突之下,当地中国留学生的生活如何?这场冲突给他们带来哪些影响?今天(5月17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与身在以色列的数位中国留学生聊了聊。

微信图片_20210517194847.jpg

当地华人群里流传的以色列上空图片

“上个月,圣殿山还是我心中的《天空之城》,现在却充满暴乱”

孙雪 希伯来大学博士 坐标:以色列耶路撒冷

我的学习和工作还在照常运转,但自从上周三开始,我都不敢去人多的地方了,比如,菜市场或阿拉伯人聚集的社区。目前为止,我们学校没有停课,但每天学校都会发一封通知邮件,提醒并安抚学生。其中有一封,分别用希伯来语(以色列通用语言)、阿拉伯语(巴勒斯坦通用语言)和英语共三种语言,只写了一句话:我们生活在一起。

微信图片_20210517193733.png

5月7日,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山,巴勒斯坦民众与以色列警察爆发激烈冲突,很多人受伤。那座山,我在上个月刚去过,当时,孩子们在广场上踢足球,老人在晒太阳,大片的白色云朵飘在四周,一片祥和又梦幻,感觉就像宫崎骏的动画片《天空之城》。没想到,一个月后,它就全然变了模样。

微信图片_20210517194019.jpg

微信图片_20210517195709.jpg

4月,孙雪到访时的圣殿山

上周一下午5点左右,我和同学正在学校的小花园里聊天,讨论一个学术问题,防空警报突然响了起来。但当时我们讨论得太投入了,甚至没听出来那是防空警报的声音,它很低沉,听起来就像从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声音。直到一两分钟后,听到六声炸响,我才知道,有火箭弹在郊外距离我们8公里远的地方爆炸了,击中了一所空房子。

几分钟后,在当地华人的微信群里,大家就讨论了起来,他们发的视频里,浓烟滚滚。在我们学校的华人群,有近300人。我开始觉得害怕,大约半小时后,我骑车回家时,还有点胆战心惊,生怕火箭弹再次袭击。但一路上,我又看见当地人的生活依旧如常,该跑步的跑步,该散步的散步,几乎没有变化。当地人大多都是这种司空见惯的态度,因为以色列有“铁穹”拦截系统,他们都相信城区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比起空袭,现在,更让我担心的反而是陆地上的暴乱。随着巴以冲突的持续恶化,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械斗事件频发。上周三晚上,在我常去的一家菜市场,一位犹太人就用刀捅伤了一位阿拉伯人。我还在微信群里看见,在以色列北部的一些城市,暴乱的人烧毁了一家餐馆,还在停车场烧车,场景很可怕。我记得2019年初,我带父母去这些北部城市旅行时,在一家农场,当地人还和我们说,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们过得最太平的时光。

在我们学校,原本每两周就会有“移动中超”开过来,那是一辆大卡车,会装满中国食物和调料进行移动销售,但最近它取消了行程。

上周,有两个学生从中国来我们学校报到。他们搭乘的飞机从上海起飞,原本计划在特拉维夫降落。那里是以色列最大的机场,结果,我们就看到消息说哈马斯要炸机场,全校人都为此紧张不安。那两个学生上了飞机,航班临时变更为去埃拉特降落,后来,我们又看到消息说哈马斯的火箭弹已经打到了埃拉特……好在,最终,那两个留学生成功被接回了学校,但这整个过程太凶险了。

“空袭持续,学校停课,我连续三四天没睡好觉”

小马 特拉维夫大学博士后 坐标:以色列特拉维夫

当地华人群流传的视频

上周,我连续三四天晚上都没睡过安稳觉。从上周二开始,哈马斯的火箭弹就密集袭击而来,有的在晚上9点,有的是凌晨1点,还有的在凌晨3点,在大概四五天的时间里,每天都有。

上周二晚上9点左右,我第一次听到爆炸声。当时,我在学校的化学实验室里,先感觉到强烈的震动,紧接着就听到火箭弹在空中爆炸的声音,应该是火箭弹被以色列防空系统拦截了。炮弹打得很密集,一波就好有几声巨响。我们实验室在地下一层,当时楼上所有的人也都聚集到地下走廊里,直到晚上约10点半,警报解除,大家也已经听不到爆炸声了,才陆陆续续回去。

微信图片_20210517195022.jpg

实验室区域

我去年刚到以色列,人生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当时有些懵,回到宿舍也不敢入睡,头一直靠在墙边。当晚凌晨3点,又来了一波空袭,防空警报一响起,我就立即跑到位于楼正中心的楼梯间。宿舍区每层楼里也都有设置安全屋,拥有铁窗户、铁门,相对更能承受炮火的攻击。

由于我住的房间位于整幢楼的最南侧,朝向加沙地带方向,理论上相对容易受到破坏,我觉得非常危险。第二天,我就搬去了同学的房间,晚上,两个人待在一起,能相互照应,感觉也相对安全。

当地华人群流传的视频

密集性的空袭持续有两晚,上周三以后,炮弹声不再密集,偶尔发生在我们周围,但拦截系统不是每次都会成功。据我所知,最近的一次,在距离我们学校约5公里远的地方,有一枚火箭弹落地爆炸了,不仅炸毁了建筑,也造成了人员伤亡。

上周三开始,我们学校就停课了,当地一些学生也拖着行李箱回家了,校园里人变得很少,连街道上也空空荡荡。我也不敢外出,实验室持续几天没去,基本都待在宿舍里。

微信图片_20210517194828.jpg

当地华人群里流传的以色列上空图片

上周日起,我没再听到防空警报的声音了,才开始去实验室。但我不再像以前一样,在实验室待到晚上九十点,现在,下午6点左右我就会准时回宿舍。相对于一开始的紧张焦虑,我也已经恢复过来,逐渐习惯了现在的状态,能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