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电影朋友圈|于冬在上影节又开炮:为什么猫眼淘票票的服务费这么贵?
钱报记者
2021-06-12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陆芳

博纳影业老总于冬是上影节的红人,几乎每年他都会参加上影节的开幕论坛,每次都有惊人之语。

2014年他的一句“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一时激起千层浪。这之后,果然互联网巨头们纷纷进军电影业,从网上售票平台到电影上游创作,全面介入。

如今7年过去了,虽然互联网公司在电影生产创作上并未全部掌握局面,但售票平台几乎是猫眼和淘票票两分天下。

在6月12日的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向猫眼、淘票票发问,凭什么服务费超过专资?他表示,希望把服务费降下来,“不能随着行业电影市场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提高服务费”。对此万达影视总裁曾茂军也表示,中国电影票价里面提升最快的是服务费。

2.jpg

两大平台到底收取了多少服务费,这些服务费合理吗?钱报记者采访了多方人士。据悉,目前消费者在这两大售票平台上购票,一张票往往要付3元服务费。

比如,《热带往事》显示票价是43元,那3元就是平台的服务费。

6.jpg

据灯塔专业版显示,服务费是从2017年开始的。2017年含服务费的票房是558.80亿,不含服务费的票房是524.28亿,也就是说2017年的服务费是34.52亿。2018年服务费是41.08亿,2019年是46.96亿。

5.png

4.png

而一张电影票要上交国家电影发展专项资金的比例是5%,如此算来服务费确实超过专资。

这每张票的3元服务费又是怎么分的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1元是给售票系统商的,另外2元则是平台收取的。

他表示,淘票票、猫眼把平台搭起来是进行了大投入的,现在收服务费也属市场行动。

也有影院经理表示,服务费是企业行为,是企业就要走利润。但现在的服务费的价格,是两大垄断的平台说了算。

网上买票付服务费出现已经有几年了,现在于冬出来炮轰,买票的观众是怎么看的呢?

影迷小楼倒是觉得,“在网络平台买票毕竟是比现场买便宜很多,也不用像之前排队,节省了时间成本,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也无可厚非。”

于冬今年为何会在上影节拿服务费说事?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与电影公司现在普遍缺钱有关系。

6月11日,上影节期间的第四届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光线老总王长田、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万达影视老总曾茂军、华谊兄弟CEO王中磊等大佬集体叫苦影视行业缺钱。

王长田表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态度就发生了重大转变,导致对这个行业的投资急剧减少。

蒋德富表示,有一段时间电影行业非常热,资本都涌入到文化市场里边来。这两年加上疫情,资本找不到了。他们有一些项目,尤其是大项目多的时候,其实真的需要资本的支持,但资本是逐利的,这个时候就让就觉得跟资本就合不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