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20年来第一次见面,竟是父母要离婚…… 杭州这一幕最后结局暖了
钱江晚报
2021-08-02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伟芬 通讯员 临法

“我恨你。”这是女儿小丽(化名)面对母亲阿珍(化名),冲口而出的第一句话。

一旁的父亲阿强(化名),也冷冷地盯着眼前这个多年未见的妻子。

近日,杭州临安法院昌化人民法庭,小丽一家三口时隔20年来第一次见面。

场面一度冷场。

还好经过2个小时的调解,一家人从互诉委屈到抱头痛哭,直至冰释前嫌,最后吃了多年来第一顿团圆饭。

】20年来的第一次联系,为了离婚

1998年,阿强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从贵州老家来到龙岗镇打工的阿珍。

俩人确立恋爱关系并迅速结婚,2000年女儿小丽出生。

但是闪婚带来的问题也开始凸显。

由于婚前缺乏了解,婚后两人从话不投机开始演变到剧烈争吵甚至打架。

2002年,再也无法忍受的阿珍离开丈夫和女儿,回到贵州老家。

从此,在长达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一家人分隔两地,互相断了联系,直到阿珍向临安法院起诉要求离婚,一家人才通过法官取得了联系。

】女儿成长得很好,但最近情绪低落

拿到案子后,张法官发现双方积怨已久,不能一判了之,决定调解处理双方的矛盾。

阿珍表示愿意调解离婚,但阿强却坚决不肯。

其实,几次接触下来之后,张法官就发现阿强是个开朗乐观的人,对于这段婚姻也早已看淡,为什么会一直不肯离呢?

阿强说出了真实想法,他说这么多年了,女儿心里一直记恨着她妈妈。家里条件也困难,但好在女儿读书用功,考上了还不错的大学,现在正在读大四,即将毕业。

“懂事以后听到母亲的第一条讯息居然是要来离婚,对她打击很大,现在整天都郁郁寡欢、情绪低落,我这个做爸爸的哪能不心疼?就是不想从了阿珍的意,轻易地离了婚……”阿强说。

解铃还须系铃人,让小丽和妈妈见个面,把话说开,才是关键所在。

张法官安排一家三口在法庭见面,准备当面做母女俩的调解工作。

图4 .jpg

】法庭里,她喊出了第一声“妈妈”

见面后,小丽和阿珍一左一右隔着两三米,相对无言。

张法官知道,这是横亘在母女二人之间多年的心结。他来到小丽面前:“小丽,你还年轻,一切都要向前看。叔叔知道,你这么多年心里肯定憋着股怨气,现在妈妈来了,你正好跟她敞开聊聊,把心里话通通都讲出来,再听听妈妈怎么说,也许她也有难言之隐呢,好吗?”

小丽终于来到这个连名字也叫不出来的女人面前,说出了埋在心底多年的疑问:

“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一次都没来看过我?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来就要提离婚?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我永远都无法原谅你!”

听着女儿连声的诘问,阿珍满是歉疚,她哽咽了:“女儿啊,妈妈不是心狠啊,这么多年妈妈没去看你,是妈妈的错。但妈妈一直想着你,也想过来看看你。但是,妈妈得了重病,在外打工收入也不高,只能勉强生活,实在没啥条件也没脸来见你。妈妈这次回来离婚,也是为了迁户口办医保治病……”

听到这里,小丽的心防一下子卸下。

“妈妈!”她鼻头一酸,忍不住喊出了声。

听见女儿第一次叫自己,阿珍再也抑制不住,紧紧抱着小丽,大声痛哭:“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小丽原本抗拒的身体也开始颤抖,母女俩相拥而泣。

】他们“你推我搡”,却让人动容

看着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打开了心结,谅解了妈妈,阿强也不再强硬,表示同意离婚。

张法官建议多年未尽抚养义务的阿珍尽一份力,阿珍连忙点头答应:“虽然我也拿不出多少钱,但是我会给女儿补偿,以后每年我还会汇钱,也会常联系的。”

说着,阿珍立即掏出3000元递给女儿。

小丽心疼地看着因长期服药而发胖的妈妈,从中拿出一叠,还给阿珍:“妈妈,这钱你拿去看病吧,以后多打打视频电话让我能看看你就好了。”

图6.jpg

此时,许久都未作声的阿强默默从自己破旧的口袋里拿出了230元钱塞进阿珍的包中,轻声说:“你还要回去的,路上远,带点钱吧。”

阿珍愣住了,抬起头静静看着曾经的丈夫,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她一把将父女俩递来的钱推了回去:“不不,这钱我绝不能要,我对不住你们,你们要是不全部收下,我会良心不安的!”

“你自己过得也蛮苦的,还要看病,钱虽不多,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就拿回去吧!”

双方都十分坚决,推来搡去,互不相让……

好一会儿,三人走出了法庭。

在阿强的提议下,三个人一起吃了这些年第一顿团圆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