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妈妈重返职场难不难?32岁,带娃5年,她重新找工作
钱江晚报
2021-12-01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馨懿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07.jpg

早早

浙江生育福利再加码。11月25日,浙江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明确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女方在享受国家规定产假的基础上,一孩延长产假60天,二孩、三孩延长产假90天。也就是说,女职工生一孩可休158天,二孩、三孩各188天。

近期,北京、上海、湖北等多地也密集修订计生条例,延长生育假期。延长30天、延长60天、延长90天……产假长了,不少女性在欣喜的同时,却不免心生隐忧:职场妈妈的从业环境会变差吗?

一面打拼,一面背负陪伴、教育孩子的责任……女性为了生育暂时回归家庭,重返职场将面临什么?全职妈妈的身份会是求职履历上的硬伤吗?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和杭州多位重回职场的全职妈妈聊了聊(点此看更多全职妈妈重返职场故事),从她们的自述中发现,全职妈妈重回职场,会遭遇一些来自自我和社会传统思维的障碍,妈妈们往往带着旁人不知晓的犹豫和小心翼翼,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全职妈妈反而会找到独特的优势,在全新的跑道上找到自信和坚定。

以下是早早的故事——

早早

32岁,全职在家5年。这是早早找工作时投递的简历。

2020年时,她的简历上最后一份工作履历停留在2015年,一家期刊的编辑。但职务一栏,填着“总裁”——她太久没有求职,简历软件不知为何自动抓取了这两个字。面试者问她:“你是总裁?”她才注意到自己犯了错,“落荒而逃。”

在找工作之前,早早的白天是带娃、下午茶、健身、买买买;从投递简历开始,她的白天则是兵荒马乱。

早早重新看起了美剧《傲骨贤妻》。女主角结束了全职在家的生活,重拾婚前职业。在早早二十岁出头时,她觉得女主角衰老、疲惫而保守,但如今,早早关注着女主角如何追逐她想要的一切。

屏幕里的女主角在改变,早早也遇到了她后来的工作:依然是写作,题材是育儿。这份工作把她曾经擅长的写作经验、自以为荒废时光的全职妈妈经历串了起来。

她感叹:“人生路没有白走,每一步都算数。”

2018年,带娃、下午茶、健身

天空变暗时,早早总会有些空虚。全职在家的第三年,早早身上“被需要”的感觉减少了。女儿开始上托班,家务活也有住家阿姨帮忙,白天变成了需要填补的空白。

她很少和那些还在工作的朋友再联络。人与人打交道总需要开场白,以前,她能谈起自己在忙什么,自然地开启聊天。但现在,每天都是带娃、做家务、打发时间,没有什么新鲜的事。她曾经点开过朋友的群聊,朋友们说起职场“黑话”,自己已经看不明白了。

不过,她认识了新的朋友,大多都是全职妈妈,甚至住在同一个小区。孩子们先成为朋友,妈妈们便互相认识了。大家都有相似的生活轨迹,总能约着出门,也总能围绕着孩子聊起天。喝咖啡、品尝下午茶、健身、逛商场……有时,还会有全职妈妈组织插花、读书等活动。早早回忆:“白天在游荡,就是打发时间嘛。”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11.jpg

早早过去的日常

早早的丈夫会问起她做了什么,提问的方式是一套“灵魂三问”,带着点“鸡血”意味:“你今天做了什么?”、“你有什么收获?”和“你和昨天比有什么进步?”早早觉得,有时,他是在开玩笑,有时,他则是在担心:“两个在同一个跑道上的人,一个人掉队了,另一个人就会着急。”

一些关于工作的暗示开始出现。丈夫有时会直接地询问,她对于五年、十年后有什么规划?母亲则委婉地提起,一位熟识的阿姨觉得她待在家里“实在浪费”。

还有一次,女儿问起她:“妈妈,你的工作是什么呀?”早早回答:“我的工作就是全身心照顾你呀。”早早想要告诉女儿,全职妈妈也是一份工作。

女儿又问:“那你的老板是谁呀?”早早解释:“我和你还有住家阿姨三个人,就是一个公司,大家互相是老板和员工。”

女儿再问:“那我能去你公司玩吗?”

早早答不上来。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46.jpg

早早和女儿

2015年,我放弃了工作

2015年时,早早27岁,开始备孕,她辞职了。这和她曾经对人生未来的设想相差不大:在25岁左右结婚,30岁前生育孩子。

在这之前,她曾经换过一次工作,很顺利。那时她还是未婚,积累了一些人脉,面试后便通过了,“当时找工作很容易,没觉得一份工作多重要。”

备孕前的工作,她形容“看似属于电商类媒体,但也不上不下”。那时,她处于职业倦怠期。每天早十晚六,每周固定有一天需要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感觉自己就像一颗螺丝钉,对未来的职业也没什么规划”。刚好,她的身体出了点状况,便辞职了。

全职在家的计划不算完善。丈夫、两家的老人,基本都抱着“这份工作可有可无”的态度,以后想上班了再去也可以。家里的经济条件可以支撑她全职在家,她也没有明确想过什么时候重新工作。

在女儿出生不久后,有公司向早早递来橄榄枝。这个公司发展得还不错,不过她直接回绝了。家中有育儿嫂,但她依然要全天照顾孩子。而且,雇佣育儿嫂每个月需要花费六千多元,如果她选择工作,很可能得再请一位阿姨,消费的金钱和精力不算平衡。

早早提起这个选择:“现在想想,当时并没有考虑工作对我自己的意义。”

回绝工作这件事,她没有和家人商量。只是偶尔,她的全职妈妈工作不被认可时,早早会提出来:“也曾经有过公司来找我上班的。”像是不服输的回击。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39.jpg

早早和女儿在一起

2020年,我成了应聘者

早早也经历过女儿生病的崩溃。在打败这个“怪兽”的过程中,找工作的契机也来了,女儿上了幼儿园,“唯一一个让我留在家里的借口也没了。”

五年过去,早早32岁了,她隐隐觉得不安:“不迈出这一步,再过两年、三年,我可能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32岁,在就业市场上意味着她应该是一位相对成熟、颇有经验的工作者。一家公司看到了她的年龄,便直接询问:“你能不能管理团队?”她没有管理经验。丈夫会参与面试他人,2020年夏天,他察觉就业市场不算乐观:“很多应聘者都是研究生学历、名牌大学。像你这样很难找到工作。”有时,早早还会在朋友圈里刷到招聘,但并不能看懂招聘要求:“那期间我挺不自信的,感觉确实和社会脱节了。”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26.jpg

早早和女儿

在寻找工作时,她依然要考虑女儿的接送问题,目标基本只放在家附近的公司。巧合的是,就在女儿所在幼儿园的附近,有一家新的公司。对方主要运营一个叫“夏天的陈小舒”的母婴公众号,刚好在杭州新开了公司做一个新号,叫“小舒的阳光铺”。

她和公司面试者聊得还不错,对方在找的正是要有育儿经历、又能写文章的人。不过,面试之后有试稿环节,她已经五年没有写过稿子了:“想起自己做过的工作,感觉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交稿那天,早早和家人们一起去内蒙古旅行。在飞机上,她用手机写完了稿件。家人就在她身旁,看着她折腾,“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觉得我这是小打小闹吧。”

收到通过的消息时,早早已经在内蒙古的沙漠里了。她迎着风、眯着眼回了条:“不好意思啊,我还在沙漠,信号不好,回来联系。”对话框的圈圈转了很久,才发送成功。

这个消息传递给家里人时,早早说了谎:“我和他们说,我是去兼职。因为试用期三个月,我担心自己没法转正。”反而是女儿先知道了真实情况。她和女儿说:“妈妈要去上班了,你照顾好自己。”女儿记得她曾经说过的全职妈妈工作,问她:“你换工作了呀?”

刚回职场,兵荒马乱。上班第一天,同事忧心忡忡地询问:“你有自己的电脑吗?”她没有意识到要带笔记本电脑,干坐在工位上。当天晚上,她在家里找到了电脑,上一次开机已是近四年前。

时代在变化。自媒体没有摄影师、美工的岗位,剪辑需要自己来。而她发现,居然只用一个APP就能完成了:“我以前是学编导的,还在电视台工作过,那时候,剪片子要用到两个屏幕。”

她的同事中,有人1998年出生,比她小了整整十岁。这一年,这位小十岁的小妹妹成了她的职场技能“老师”之一。

微信图片_20211201192146.png

早早工作后的日常:边吃饭边赶稿。

2021年,走一走,可以更看得清方向

金子并不是一直都在发光,它需要被挖掘。早早发现,她依然擅长写作,这都是工作带来的反馈。

其实,在面试后的试稿环节,公司同事就曾夸奖她:“你是试稿的人里写得最好的。”

在刚进入公司时,早早负责的是产品测评类文章,主要是孩子的绘本、玩具等等。她的女儿成了产品试用者之一。“妈妈,我能去你的公司吗?”几年前,早早女儿提出的要求实现了,小姑娘来到了公司,还和自己的朋友“凡尔赛”:“我妈妈是做书和玩具的,我们家里有好多。他们的东西,需要我喜欢了,才给其他小朋友用。”

机会也出现了。一天,公众号次日的推送还没确定,有一份备稿,但不够好。这种文章和产品测评不一样,更侧重内容输出。那时,早早并不知道什么该写怎么写才受欢迎,同事只说:“反正写不好也有备稿,你就试一下。”

那篇稿子,早早写下了自己和女儿打败疾病的故事,只用了一天时间。第二天,稿件的阅读量超过了10万。数据是诚实的,早早确定:“我真的可以输出一些东西。”再后来,她又成了“中年模特”,也加入了出镜队伍……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32.jpg

事实上,在她工作了半年时,曾面对过一次分岔路口:家里的住家阿姨突然辞职了。要不要辞职重回家庭,又成了问题。家人依然态度模糊,早早需要加班,女儿需要拜托家人接孩子,她感觉“有点影响大家的生活运作”。

但她完全不想考虑辞职:“工作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我写的稿子会有读者喜欢,和同事成了朋友,突然不干了也不太负责任。”她甚至没想着要再请一个阿姨,念头只有:“我努努力,撑过去。”

她做到了。

上班之后,早早陪孩子的时间的确减少了。幼儿园里的活动,她只能请假参与一两个小时,错过了所有的全天活动。有时,女儿也会闹脾气:“我想以前的阿姨了,妈妈去把她请回来。”

家务、带娃的工作逐渐分摊在每个人的身上。女儿试着做些小事,她可以自己穿上鞋袜,拿上小水杯。有时,女儿突发疾病,丈夫成了把她送到医院的人。家里的老人也帮忙接送女儿上学。

“我不太会为少陪孩子感到内疚。”早早说,“其实围绕着孩子转,总是会忍不住和孩子倾诉‘我都是为了你’,这样孩子压力很大,而忙碌自信的妈妈,对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榜样。”

微信图片_20211201191522.jpg

现在的生活,早早挺满意。她觉得公司愿意接受自己并且培养,而她的育儿经历都能用在工作上。

有时,她过去认识的全职妈妈会说起:“我也想工作,但不知道该怎么办。”回想起自己的经历,早早觉得:“重回职场,需要做的就是迈出第一步。不要想太远太复杂,走一走,可以更看得清方向。”

“和社会重新连接之后,它会告诉你,你擅长什么,也会推着你,让你的生活、职业一步步前进,逐渐有更明确地规划。在这之前,我没有接触过自媒体,但现在,我要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因为我找到了一部分自己。”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