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劲妮的“卑微”让人心疼,期盼中国药企成长壮大起来
钱江晚报
2021-12-05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评论员 高路

1638709277(1).png

这两天,一场全程一个半小时,异常艰难的医药谈判牵动了国人的心。

这是一款用于治疗罕见病SMA(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由美国渤健发明生产,售价一度高达70万元一针。谈判过程中,国家医保局谈判代表张劲妮用充满智慧的谈判技巧和饱含人文关怀的发言引导着药企一轮轮报价,最终将价格定格在3.3万元每针。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有这样的跳水价,国家谈判功不可没。谈判桌上你来我往,但说到底还是实力的博弈,中方的筹码就是庞大的人口基数,一种罕见病也许发生概率不足万分之一,可是按人口总量算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对药企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还有完备的医保制度,这些年,随着越来越多的罕见病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消费能力提升,有越来越多的患者用得起高价药了。所以中国市场是任何制药巨头都无法忽视的。

而药方的筹码自然就是手中的药,手握药方和知识产权,这是天然的壁垒,是绕不过去的大山。

双方必须合作才能共赢,药企如果高高在上,不愿意将价格降下来,无疑将被排除在医保目录之外,这也意味着离开中国市场。对中方也是这样,医保的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承担不了过高的报价,只有将价格降下来,医保才有更大的空间更强的能力提高保障水平,减轻患者的负担。

而由国家出手无疑是最好的方式,国家谈判将筹码集中起来,这无疑比分散去谈要好得多。此次,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由70万一针降到3.3万元一针,之前心脏支架由动不动上万降至几百元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从消费者角度说,价格越低越好,但是价格低了,药企研发的动力必然少了,谈判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挤压水分,回归理性定价,相信药企会分清轻重,作出理性的选择。

谈判中,有一个细节应该被国人铭记。张劲妮说自己虽然是甲方,但一直用一种很卑微的姿态在谈判。张劲妮的发言让大家很是心疼,这场谈判的艰难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内医药市场的现状。目前绝大多数罕见病特效药的知识产权掌握在跨国企业手中,没有竞争对手,这些巨头们自然少了顾虑,自然就敢漫天要价,集中谈判可以增加筹码,中国庞大市场可以让药企不敢小视,但是,要让价格真正降下来,最终还有懒于中国药企的成长壮大,只有市场竞争,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掌握核心知识产权,才能让巨头们低下高昂的头颅。